如何谈起

“三年是个什么概念?”“这么说吧!需要一个对立点,才能说的明白!。好比说三年的过往,在当时看来,是慢的令人不得不去冲冷水澡,但此刻的状态,你我正坐在咖啡厅的的某一角落,那三年又像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切都向上飘得无影无踪,说得有些概念化,我的意思可懂?”
“完完全全!”
“那么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说三年?”
“对对,三年!”
热气还在不停的毫不犹豫般消失,咖啡好像有些冷却,我伸出右手拿起杯子来,喝了一口,看向对面的男人,开口道:“我想说的是一段不知该怎么形容的事,或许情感,意识,我都是如此的清清楚楚,但就是这件事,我不得而知,所以只能从头开始讲起,期间或许都不能存在中断”
“理解,请说就是!”他也用他纤细的手端起咖啡喝了少许。
闭上眼,开始的时候是晚夏,那时树是彻底的绿,草是彻底的青,而人更是彻底懂得什么是寂寞。我拉着她的小手,在校园里寻找没发现过的东西。“快来看,这有一条没走过的路,好像是通往山那边”我顺着她指向的地方看去,一条尽头无法了解的路,确实没有走过。“但天快要黑了!你不害怕啊?”她用细细的手指勾着我的手说:“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我笑了笑,眼前的女孩是如此美好,但就是在心底留不下一个位置装下她,我不忍心说,却又自私的这样做,究竟人生到底存不存在唯一的答案?
我轻微挪了手中的咖啡杯,看着他不解的眼神,“不妥?”
“不存在不妥,只是没有想到开头是这般,有些惊慌,你想说的是爱情?”
“没有这回事,爱情总是在失去后才能体会得到,我想说的过程”“爱情的过程?”“是失去的过程”。
依然是晚夏,不过天气令人舒服的不知所措,像是在暖洋洋的太阳下,又被盖上了一层棉纱,周围是绿斑斑的树荫,被风吹的摇摆不定。我提着行李箱,背着黑色的安踏书包,左右寻找自己的公寓楼,我是一个大一新生,父母由于工作忙,还有我自己的想法,就只身一人来到这个新的城市,即将度过无法预料的四年。
我望向他,问道“怎么?”
“按照你的意思,从中不打断你,因此,只能招手来让你自己结束话语”
“这回存在不妥?”
“刚才也提到了,不存在不妥,只是我已近预料到你所谓即将度过的四年”
“这么肯定?”
“确确实实”
“理解,那么有什么想说的?”
“终归是自己的人生,你结束了三年的爱情,现在有了一段新的开始,却不知从何下手,
或者说不知该如何去爱”
“就是如此!”
“那么痛苦这玩应就会一直伴随着你,因此你才要重新讲述,做一次回顾和拯救”
“继续”
“但我想要说的是痛苦,对,就是痛苦这个词,别人永远无法真正的理解你,最后承受的只能还是你自己,倾诉对于你而言或者能够减轻些,但是长远来看,这不是最恰当的做法”
“如果能够看得远,现在就不会同你坐在咖啡厅聊所谓的三年了”
“过程固然重要,这是重中之重,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你所留下的才是你应该考虑的”
“这点想过,但就是心里的某个点一直像路灯一样,白天阳光耀的刺眼,灯确实灭的,夜晚没有足够的月关,但灯确实亮的”“并不是叫你放下过去,而是为了过去现在应该做一些有用的事,至少做一些比聊三年有用的事”
热气已经飘得没有了适才的活力,在杯子中就已消失的了无痕迹。我看着他,镜子中的他,发现同我是如此的相像,眉毛,脸型,甚至牙齿。
低下头,过去的过不去,但现在还没有过去。

 


如何谈起: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