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语录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在本页面留言即可。

 

重大知识,意味重大责任。——《1Q84》(BOOK2)

我希望的,是某一天在某一个地方偶然遇到她。比如说在路上迎面相遇,或偶然坐在同一辆巴士上。——《1Q84》(BOOK1)

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1Q84》(BOOK1)

你再怎么才华横溢,也未必就能填饱肚皮;但只要你拥有敏锐的直觉,就不必担心混不上饭吃。——《1Q84》(BOOK1)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挪威的森林》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挪威的森林》

死已不再是生的对立。死早已存在于我的体内,任你一再努力,你还是无法忘掉的。——《挪威的森林》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挪威的森林》

但我那时还不懂,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山川寂寥,街市井然,居民相安无事。可惜人无身影,无记忆,无心。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爱须有心,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古老的梦”——《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至于我是何以抛弃原来世界而不得不来到这世界尽头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无从记起,记不起其过程、意义和目的。是某种东西、某种力量——是某种岂有此理的强大力量将我送到这里来的!因而我才失去身影和记忆,并正将失去心。——《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且听风吟》

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代,任何人都想活得冷静。——《且听风吟》

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遇见百分百女孩》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舞!舞!舞!》

一旦死去,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了,这就是死亡的起点。——《舞、舞、舞》

网无所不在,网外有网,无处可去。若扔石块,免不了转弯落回自家头上……时代如流沙,一般流动不止,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 ——《舞 舞 舞》

人死总是有其相应的缘由的。看上去单纯而并不单纯。根是一样的。即使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只是一点点,但用手一拉就会连接出来很多。人的意识这种东西是在黑暗深处扎根生长的。盘根错节,纵横交织……无法解析的部分过于繁多。真正原因只有本人才明白,甚至本人都懵懵懂懂。——《舞!舞!舞!》

那时我懂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 《斯普特尼克恋人》

为什么人们都必须孤独到如此地步呢?我思付着,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呢?这个世界上生息的芸芸众生无不在他人身上寻求什么,结果我们却又如此孤立无助,这是为什么?这颗行星莫非是以人们的寂寥为养料来维持其运转的不成?—— 《斯普特尼克恋人》

有时候,昨天的事恍若去年的,而去年的事恍若昨天的。严重的时候,居然觉得明天的事仿佛昨天的。  ——《1973年的弹子球》

孤独一个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1Q84》(Book1)

我在黑暗里静静地谛听着。于是,那汽笛声再一次传到我的耳里。然后,我的心脏不痛了,时钟的针开始移动,铁箱子慢慢浮上海面。这都是由于那小小的汽笛声的关系,由于那又像听见又像听不见的微微的汽笛声。而我爱你,就象那汽笛声一样。——《且听风吟》

要跳要舞!——《舞!舞、!舞!》

她把人体所有骨头和肌肉的名字都刻在了大脑里,熟知每一块肌肉的作用和性质,锻炼方法和维持方法。肉体才是人的神殿,不管在那里祭祀什么,它都应该更强韧、更美丽圣洁。——《1Q84》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来了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对你这么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起打滚玩好么?” ——《挪威的森林》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挪威的森林》

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a stranger\ No matter how far they go,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try, people can’t be anyone but themselves.

——《挪威的森林》

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

所谓绅士,就是只做应做之事,不做想做之事 ——《挪威的森林》

而直子的死还使我明白:无论谙熟怎样的真理,也无以解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无力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地软弱

  ——《挪威的森林》

再也不需前思后想 一切岂非已然过往 ——<<且听风呤>>

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是这些东西 ——《海边的卡夫卡》

“事情一件接一件。那不是你的责任,也不是我的责任。责任不在预言,不在诅咒,不在DNA,不在非逻辑性,不在结构主义,不在第三次产业革命。我们所以都在毁灭都在丧失,是因为世界本身就是建立在毁灭与丧失之上的,我们的存在不过是其原理的剪影而已。例如风,既有飞沙走石的狂风,又有舒心惬意的微风,但所有的风终究都要消失。风不是物体,而不外乎是空气移动的总称。侧耳倾听,其隐喻即可了然。” ——《海边的卡夫卡》

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绝望并不存在一样。——《且听风吟》

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

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遇见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

人和人不存在义务性的见面,想见就见,想见才见。——《舞!舞!舞!》

人死总是有其相应的缘由的。看上去单纯而并不单纯。根是一样的。即使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只是一点点,但用手一拉就会连接出来很多。人的意识这种东西是在黑暗深处扎根生长的。盘根错节,纵横交织……无法解析的部分过于繁多。真正原因只有本人才明白,甚至本人都懵懵懂懂。——《舞!舞!舞!》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舞!舞!舞!》

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所以需要与人交往,以求相互理解。然而相互理解果真可能吗?不,不可能,宿命式的不可能,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么,何苦非努力不可呢?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呢——既然怎么努力争取理解都枉费心机,那么不再努力就是,这样也可以活得蛮好嘛!换言之,与其勉强通过交往来消灭孤独,化解无奈,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把玩无奈!

每一次,当他伤害我时,我会用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来原谅他,然而,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一天,到了最后只剩下回忆的残骸,一切都变成了折磨,也许我的确是从来不认识他。

如果我捉不住他,留不住他,我会让他飞。因为他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希望你下辈子不要改名,这样我会好点找你一点。有时失去不是忧伤,而是一种美丽。

当我们学会用积极的心态去对待“放弃”时,我们将拥有“成长”这笔巨大的财富。

对相爱的人来说,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社会大约没有变得更好,但也没有变得太坏,仅仅是日复一日变幻着混乱的状态…说的粗暴点,社会原本就是恶劣的东西。可是不论如何恶劣,我们却不得不在其中苟活下去——尽量诚实地,正直地。…所谓纯粹究竟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单纯地排除外在的混沌与矛盾,岂不等于将自己的体液=故事也一并排除出去?–《无比芜杂的心绪》

于是我忽然心想,“没有B部分的人”那样的人在人世间偶尔也是有的。所说的话每一句都言之有理,而对整个世界的探求却缺乏深度,或者莫如说好比进入了环形路而找不到出口…… –《村上广播》

人这东西怕是以记忆为燃料活着的,至少那记忆在现实中是不是重要,对于维持生命来说好像怎么都无所谓,仅仅是燃料罢了。重要的记忆也好,不重要的记忆也好,百无一用的记忆也好,会是毫无区别的普通燃料。——《天黑以后》

虽然不算多了不起的生活,不过我也有我的生活。 —- 《1Q84》

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在伤害另一个人——《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网友评论15

  1. 14楼
    十三月: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挪威的森林》

    2015-10-10 下午 12:27
  2. 13楼
    定云止水: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
    彼此交错 彼此疏离 
    就像每个人都罩在一个气泡中 随风飘扬 随风碰撞
    却到破碎的时候也没办法互相看一眼 只有悲伤的独自流着泪
    大声在心中呼喊 却又面无表情
    抱着一颗苍凉的心走着 走再远还在原点
    在那特定的一刻传来的那一段声音
    听来 仰面又哭又笑
    走吧 想去哪就去哪…

    2013-10-10 上午 10:50
  3. 12楼
    叫乌鸦的少年:

    我的人生可以有把玩单调的时间,但没有忍手厌倦的余地

    2013-07-18 下午 8:23
    • 叫乌鸦的少年:

      我的人生可以有把玩单调的时间,但没有忍受厌倦的余地
      ——《海边的卡夫卡》

      2013-07-18 下午 8:25
  4. 11楼
    狈君:

    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在伤害另一个人——《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2013-05-26 下午 6:49
  5. 10楼
    HoOoOoM:

    虽然不算多了不起的生活,不过我也有我的生活。 —- 《1Q84》

    2013-05-26 下午 1:05
  6. 9楼
    过时了的时光机:

    人这东西怕是以记忆为燃料活着的,至少那记忆在现实中是不是重要,对于维持生命来说好像怎么都无所谓,仅仅是燃料罢了。重要的记忆也好,不重要的记忆也好,百无一用的记忆也好,会是毫无区别的普通燃料。——《天黑以后》

    2013-05-20 上午 8:14
  7. 8楼
    Triston:

    于是我忽然心想,“没有B部分的人”那样的人在人世间偶尔也是有的。所说的话每一句都言之有理,而对整个世界的探求却缺乏深度,或者莫如说好比进入了环形路而找不到出口…… –村上广播

    2013-05-15 下午 8:53
  8. 7楼
    Triston:

    社会大约没有变得更好,但也没有变得太坏,仅仅是日复一日变幻着混乱的状态…说的粗暴点,社会原本就是恶劣的东西。可是不论如何恶劣,我们却不得不在其中苟活下去——尽量诚实地,正直地。…所谓纯粹究竟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单纯地排除外在的混沌与矛盾,岂不等于将自己的体液=故事也一并排除出去?–无比芜杂的心绪

    2013-05-15 下午 8:51
  9. 6楼
    Triston:

    I still don’t know what sort of world this is. But whatever world we’re in now, I’m sure this is where I will stay. This world must have its own threats, its own dangers.But it’s okay. I’ll just have to accept it. I’m not going anywhere. Come what may in this world with one moon.–1Q84 BOOK3

    2013-05-15 下午 8:01
  10. 5楼
    Triston:

    I still don’t know what sort of world this is. But whatever world we’re in now, I’m sure this is where I will stay. This world must have its own threats, its own dangers.But it’s okay. I’ll just have to accept it. I’m not going anywhere. Come what may in this world witht one moon.

    2013-05-15 下午 8:00
  11. 4楼
    叮当喵:

    哪里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

    2013-05-15 下午 3:00
  12. 地板
    秒速五厘米:

    我在黑暗里静静地谛听着。于是,那汽笛声再一次传到我的耳里。然后,我的心脏不痛了,时钟的针开始移动,铁箱子慢慢浮上海面。这都是由于那小小的汽笛声的关系,由于那又像听见又像听不见的微微的汽笛声。而我爱你,就象那汽笛声一样。

    2013-05-15 下午 1:32
  13. 板凳
    79秒:

    要跳要舞!——《舞、舞、舞》

    2013-05-15 下午 1:15
  14. 沙发
    章鱼和小丸子:

    她把人体所有骨头和肌肉的名字都刻在了大脑里,熟知每一块肌肉的作用和性质,锻炼方法和维持方法。肉体才是人的神殿,不管在那里祭祀什么,它都应该更强韧、更美丽圣洁。——《1Q84》

    2013-05-15 下午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