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广播(31) | 午夜的汽笛

2014-09-09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31) | 午夜的汽笛

 

 

我体会到在这广大的世界上,没有谁爱我,没有谁跟我说话,没有谁会想到我。即使我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也没有谁会发觉到吧?

 

就像被装在大铁箱沉入深海的心情。因为气压我觉得心脏痛,痛得几乎会撕裂成两半–那种感觉你了解吗?

 

 

 

午夜的汽笛

 

文/村上春树

翻译/林少华

主播/千千

 

女孩问男孩:“你喜欢我有多少?”少年想了想,以平静地声音回答说:“就像喜欢午夜的汽笛声那么多。”

 

少女默默地等着他说下去,一定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有一天半夜里,我忽然醒来。”他说:“正确的时间不知道,大概是两点或三点吧,但那时是几点并不重要。总之,是半夜里,我独自一个人,没有谁在我旁边。你试着想像这种情形。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一点声音,连时钟的针刻着时间的声音都听不见–也许是时钟停了。而我突然感到自己被隔离在一处遥远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体会到在这广大的世界上,没有谁爱我,没有谁跟我说话,没有谁会想到我。即使我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也没有谁会发觉到吧?就像被装在大铁箱沉入深海的心情。因为气压我觉得心脏痛,痛得几乎会撕裂成两半–那种感觉你了解吗?”
少女点点头。大概是了解的吧。
少年继续说:“这恐怕是人活着所经验的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吧,我真的悲伤得要死。不,不是死了也罢了,而是就那样下去,箱子里的空气稀薄,事实上真的就会死掉。这不是比喻,是真的。那是在半夜里,一个人独自醒来时的意思,你也了解吧?”
少女又默默地点头。少年稍微停顿了一下。
“不过这个时候,我听到远远的地方有汽笛声。那真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汽笛声。铁路到底在那里,我不知道,就是很远很远。微微的声音似乎听见了,又似乎听不见。但我知道那是火车的汽笛声,不会错。我在黑暗里静静地谛听着。于是,那汽笛声再一次传到我的耳里。然后,我的心脏不痛了,时钟的针开始移动,铁箱子慢慢浮上海面。这都是由于那小小的汽笛声的关系,由于那又像听见又像听不见的微微的汽笛声。而我爱你,就像那汽笛声一样。”

 

本文选自《夜半蜘蛛猴》,上海译文出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可收到主播千千朗诵的《午夜的汽笛》。

 

主播简介

千千,喜欢鹅毛大雪。所有想记住的事情都在日记本上,还有,正追着梦。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订阅 搜索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ID:CSCS208209)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电台 村上广播(下载荔枝FM,搜索频段号:59520)

招募 长期招募(主播、文案、插图、音乐、后期、录入、创意)义工,请加微信 C19490112,验证:伙伴

投稿 2479791180@QQ.com把你阅读村上春树的故事,以及其它原创作品,分享给1万多村民。把你的好声音分享给5万名听众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村上广播(31) | 午夜的汽笛: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