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2014-09-09 欢迎投稿图文馆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一听这曲子,我就时常悲哀得不行。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文 村上春树

译 林少华

图 紫苏(泥巴设计)

 

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当然,只要有时间,我会忆起她的面容。那冷冰冰的小手,那流线型泻下的手感爽适的秀发,那圆圆的软软的耳垂及其紧靠底端的小小黑痣,那冬日里时常穿的格调高雅的驼绒大衣,那总是定定注视对方眼睛发问的惯常动作,那不时奇妙发出的微微颤抖的语声。

 

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你觉得,没怎么被爱过?”
她歪起脖子看我的脸,随即深深点了下头。”介于’不充分’和’完全不够’之间吧。我总是感到饥渴,真想拼着劲儿地得到一次爱,哪怕仅仅一次也好……一定自己来找一个一年到头百分之百爱我的人。小学五六年级时就下定了这个决心。”

 

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玲子揉了好几下手指,开始弹《挪威的森林》。曲子注满了她的感情,而她又不为感情所驱使。于是我也从衣袋里拈出一枚百元硬币投进贮币盒。

“谢谢。”玲子说着,莞尔一笑。

“一听这曲子,我就时常悲哀得不行。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直子说,“一个人孤单单的,又冷,里面又黑,又没一个人出来救我。所以,只要我不点,她是不会弹这支曲的。”

 

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

一到周末晚间,我就坐在有电话的大厅椅子上,等待直子打来电话。大家差不多都已外出游玩,因此大厅里比平日要多少寂静一些。我一边注视沉默的空间里闪闪浮动的光粒子,一边力图确定心的坐标。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呢?别人又到底向我追求什么呢?结果找不到像样的答案。我时而向空间漂浮的光粒子伸出手去,但指尖什么也触及不到。

 

 

文字节选自《挪威的森林》,上海译文社出版。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订阅 搜索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ID:CSCS208209)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电台 村上广播(下载荔枝FM,搜索频段号:59520)

招募 长期招募(主播、文案、插图、音乐、后期、录入、创意)义工,请加微信 C19490112,验证:伙伴

投稿 2479791180@QQ.com把你阅读村上春树的故事,以及其它原创作品,分享给1万多村民。把你的好声音分享给5万名听众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图文馆 | 直子、绿子、玲子和渡边: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