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

2014-09-24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我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

 

 

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1896年9月24日-1940年12月21日),二十世纪美国最杰出作家之一。

 

 

 

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始终是绝好的作品。兴之所至,我便习惯性地从书架中抽出《了不起的盖茨比》,信手翻开一页,读上一段,一次都没让我失望过,没有一页使人兴味索然。何等妙不可言的杰作!我真想把其中的妙处告诉别人。

 

 

 

 

我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

 

文 村上春树

译 林少华

节选 《挪威的森林

 

我是经常看书,但并不是博览群书那种类型的读书家,而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当时我喜欢的作家有:杜鲁门·卡波特、约翰·阿珀达依库、司各特·菲茨杰拉德、莱蒙特·钱勒德。无论班里还是宿舍院内,我没发现一个人喜欢这类小说。他们读的大多是高桥和巳、大江健三郎和三岛由纪夫,或者法国当代作家。这样,说话当然说不到一起,我只能一个人默默阅读。而且读了好几遍,时而合上眼睛,深深地把书的香气吸人肺腑。我只消嗅一下书香,抚摸一下书页,便油然生出一股幸福之感。

 

对18岁那年的我来说,最欣赏的书是阿珀达依库的《半人马星座》。但在反复阅读的时间里,它逐渐失去最初的光彩,而把至高无上的地位让给了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而且《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始终是绝好的作品。兴之所至,我便习惯性地从书架中抽出《了不起的盖茨比》,信手翻开一页,读上一段,一次都没让我失望过,没有一页使人兴味索然。何等妙不可言的杰作!我真想把其中的妙处告诉别人。但环视四周,竟无一个人读过《了不起的盖茨比》,甚至连想读的人都没有!在1968年,阅读菲茨杰拉德的作品,虽然算不得反动之举,也终非值得提倡的行为。

 

那时候,我身边仅仅有一个人读过《了不起的盖茨比》,我同他亲热起来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他姓永泽,是东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比我高两年级。我们同住一栋宿舍楼,充其量不过是点头之交。一天,当我坐在食堂朝阳的地方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了不起的盖茨比》时,他挨我身边坐下,问我读什么。我说读《了不起的盖茨比》。”有趣吗?”他问。我答已经通读三遍了,越是读的次数多,越觉得有趣的部分层出不穷。

 

“若是通读三遍《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人,倒像是可以成为我的朋友。”他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们果真成了朋友。这是10月间的事。

 

永泽这个人,对他了解得越多,越发觉此君古怪。我在人生旅程中,曾经同相当多的古怪人相遇、相识和相交,但遇到古怪如他的人,却还是头一遭。论读书,我辈较之他真可谓望尘莫及。他宣称:对死后不足三十年的作家,原则上是不屑一顾的。那种书不足为信。

 

“不是说我不相信现代文学。我只是不愿意在阅读未经过时间洗礼的书籍方面浪费时间。人生短暂。

 

“那么你喜欢什么样的作家呢?”我问。

 

“巴尔扎克、但丁、康拉德、狄更斯。”他当即回答。

 

“都不能说是有现代感的作家。”

 

“所以我才读。如果读的东西和别人雷同,思考方式也只能和别人雷同。乡巴佬、小市民才那样。有识之士不会如法炮制,取羞于人。明白吗,渡边君?这宿舍院里,多少算是有识之士的,惟独我和你。其余全是一堆废纸屑!”

 

“何以见得?”我惊愕地问。

 

“我看得出来,就像看谁额头有块痣一样,一清二楚,一望便知。再说,我们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在读《了不起的盖茨比》。”

 

我在头脑里算了一下:”可是菲茨杰拉德死后只有二十八年呐!”

 

“那有什么,才差两年。”他说,”像菲茨杰拉德那样的杰出作家可以网开一面嘛!”

 

本文节选自 《挪威的森林》,上海译文社出版。

 

点击”阅读原文“可进入村上小站微主页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订阅 搜索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ID:CSCS208209)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电台 村上广播(下载荔枝FM,搜索频段号:59520)

招募 长期招募(主播、文案、插图、音乐、后期、录入、创意)义工,请加微信 C19490112,验证:伙伴

投稿 2479791180@QQ.com把你阅读村上春树的故事,以及其它原创作品,分享给1万多村民。把你的好声音分享给5万多名听众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我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