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的诺奖情缘(图)

  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也会在这时公布。村上春树曾连续几年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预测得奖人选,却年年无缘诺奖。去年,村上春树更是与莫言展开了一场“较量”。今年,村上春树又成为博彩公司的热门人选。

  村上春树读中学时,有他自己的文学梦,有他喜欢的外国作家。他说:“我喜欢的美国大作家都酗酒,基本属于酒精中毒,像菲茨杰拉德、卡佛、钱德勒都这样,还有海明威和福克纳也差不多。”村上写作风格深受欧美文化熏陶,亦擅长欧美文学的翻译。村上如何看待诺贝尔文学奖?村上的小说向哪些外国文学作家致敬?记者采访了村上春树作品的译者林少华,请他解读村上春树

  每年的十月,因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公布,成为媒体的狂欢。这一文化盛事,经历百余年,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至今和足球赛事一样,被博彩公司运作,一进入九月,预测热门获奖人选。2012年因押中中国作家莫言而名声大震的英国著名博彩公司Ladbrokes,日前公布了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成最大热门。

  自从1989年林少华先生的译本《挪威的森林》出版,村上春树的作品在中国风靡二十多年,一度被贴上小资情调、城市忧伤、青春迷茫等标签。而2009年村上春树的《1Q84》的出版,也让“村上迷”看到了村上文学创作的无限可能。村上春树今年如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于数量庞大的村上迷来说,这就不是“小确幸”(微小而确定的幸福,出自村上作品,林少华先生的译笔),而是巨大的确定的幸福。

  林少华先生陆续翻译了村上的四十多部作品,我有幸得到林少华先生赠送的签名本,在我的藏书中,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回想我与外国作家、作品的结缘,忽然发现,在我的心中 ,一直有一个诺奖作家作品的情结。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汶上县寅寺镇一中读书。利用节省下来的零花钱,我订阅了《中学生阅读》。这个杂志有一个栏目—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经典作品赏读。每一期,我都如饥似渴地读。课余时间,我大段大段地把读到的作家作品的段落,抄录到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上。这个笔记本有一个橘黄色的塑料套封,上有雏鹰试翼图案。也许这是一个隐喻,在乡村中学一隅的少年,通过阅读,看到无垠的天空,浩瀚的海洋,一个悄悄打开的文学的世界。

  此间的少年,将好奇、探视、渴盼的眼光,投到这个无比神圣的文学殿堂。我看到了一群大师的身影:赫尔曼·黑塞(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德烈·纪德 (1947年),威廉·福克纳(1949年),海明威(1954年)、帕斯捷尔纳克(1958年),约翰·斯坦贝克(1962年),肖洛霍夫(1965年),川端康成(1968年),索尔仁尼琴(1970年),索尔·贝娄(1976年),卡内蒂(1981年),加西亚·马尔克斯(1982年)……这些大师的身影,伴随我走过贫寒的求学时光,但因为他们的存在,我获得了精神的财富。

  2013年初夏,我打造了一组书架,其中 ,将当年阅读到的作家的经典作品,排放在一起。经过几天的整理,将一本本图书上架,看着空荡荡的书架慢慢地丰满充实起来,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欣喜。

  在一个雨后的黄昏,即将落山的太阳,变得柔情、热烈而浪漫,放射出奇彩的光芒,将西方的天空晕染得一片橙黄,一片绯红,白色的云朵,也变成了彩云。霞光四射,只是最后的告别,暮色渐渐升起。暮色之中的一抹明艳的晚霞,映射到书房的窗口之上。世界美如斯。

  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检视一排一排的书脊,每一本书后面都有一个故事,都有难忘的阅读记忆。目光扫过《喧哗与骚动》《老人与海》《日瓦戈医生》《 红轮》《 获救之舌》《 百年孤独》……心中顿时升腾着云霞一样的光芒,这是我梦想成真的一刻,年少的渴望,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得到了满足 。我终于将当年在《中学生阅读》上读到的作家的经典之作,一一拥有。这是我的时光之书,梦想之书。这些书开启了我的文学之旅。

  期待今年的十月,让时间揭晓谜底。我相信,随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的名单不断延展下去,村上春树会留下他的名字……今年不管谁获奖,都会让人们关注文学。在这个生活节奏加快的时代,唯有文学,能让我们挣脱种种生活的束缚,因为这是灵魂的光亮之所在,心灵的皈依之所系。

  

—————————————————————–

以上正文预览由
SOSO新闻
提供,原文地址:http://roll.sohu.com/20130913/n386498891.shtml

 


村上春树的诺奖情缘(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