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 《漫长的告别》告别(文/Ginny)

2014-03-20 Ginny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漫长的告别》告别

 

/Ginny

 

下午又零零碎碎地翻了一遍《漫长的告别》,然后随手提笔写了几段话,也算是同《漫长的告别》告别吧。

 

马洛是硬汉派是真正的Hard-boiled。跟假面骑士中的W不一样的是他没有来自外界的什么信仰——战斗而死去的“大叔”、或是对家乡的守护…… 住在便宜的租来的房子里,孑然一身,对所有事情都怒目而视,出言讽刺一切……甚至在调查的时候会直言调查目的而激怒所谓“暗访”对象(豆瓣上有个网友说得很好,说人家是用屁股敲开门,他是弄开门然后敲人家的屁股)。他是典型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硬汉,生自己的气,同自己吵架……

 

好像这些同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就更容易招惹上俗得不能再俗的怪事。另一群掌握着大部分世界的人,安静地在他们的游戏规则中运作着,又不知为何被马洛这样的人偶然听到了喧嚣,这点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的“我”、《寻羊历险记》中的我都是相同的。不一样的是马洛接受这麻烦又带着一点认命的意思,因为——“我的职业本如此”。

 

聪明人的游戏。

 

马洛不利用那聪明去“赚一亿块钱”,因为他“同情自己”,而且他比《挪威的森林》中的木漉更聪明。他谙熟那规则,又轻视它。他结识且喜欢特里,是因为特里是他见过的“最有礼貌的醉鬼”。他以为特里不俗,是同情自身的人。

 

直到特里来找他。来找他带自己去蒂华纳。也许这个时候他就明白了吧,特里终究也走不进他的世界,他不是有礼貌的醉鬼,他是——“豪饮客”。所以,马洛坚持把那白色猪皮的箱子还给了特里。

 

后面出现的韦德,其实只是个倒霉的家伙。他不是聪明人,他只是个醉鬼。在艾琳这局棋里他只是个为王挡兵的小将,所以他醉着。人家不需要他清醒,他只要写他的垃圾畅销小说,内心被埋藏一个秘密,自以为在“救赎”,丑态百出,这就够了。他倒是有点像是《舞舞舞》中雪的父亲,雨的前夫。只是那男人最终逃开那种压抑,那女人也没有艾琳这样巨大的阴谋。只是感觉和处境像罢了。

 

琳达倒是这聪明人中的不凡之辈。不凡,但也俗。仿佛所有女性都离不开个爱字。这点西尔维娅倒算是没落俗套,但可惜她死得太早。究竟是不俗还是浅薄,无从判断。

 

马洛和这样或那样的人交集着,去维克托喝不加苦料的螺丝起子,揭穿医生们的秘密…… 最终他发现了“保罗·马斯通”,从前的特里,艾琳深爱着的、不出俗套却技高一筹的特里。这样,他多倒一杯咖啡,摆一支烟,和自己心目中的特里告别了。

 

特里最后奇迹般地回来了,马洛最后一连串的推理也让人拍手叫绝——作为推理小说的话,未免有些单薄,但没人在乎。马洛喝完了他的三杯双份螺丝起子,烧完了那支给特里的香烟,倒掉了冷掉的咖啡,他漫长的告别式结束了。他还是单人单身,不淌爱的泥淖,也不做富人。他的世界里,再无特里。而面前这个整过容、两颊都有疤痕的男子?你好,先生,我是菲利普·马洛,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

 

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起这样的标题

 

But I’ve gotta move on.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Goodbye, Philip Marlowe, my hard-boiled man.

 

And Good Luck.

 

 

————————————————————

 

分享朋友

点击右上角按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朋友圈”。

 

关注帐号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CSCS208209”。

 

昨日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到《闭上眼睛,送你五分钟的春天》。

 

 

文 艺 连 萌——物 质 时 代 的 修 行 者

 


同 《漫长的告别》告别(文/Ginny):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