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Ⅲ

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Ⅲ

2013-06-14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羊男君的鱼干

 

觉得有些认知出了问题?羊男问。

我就目前的直觉回答:“多多少少,好像正常的认知飞去了哪里,但就我所知,对眼下的一切总无法以正确的形势来判断。”

你还大睡未醒!

我无法揣度羊男君此番所指,但总归是深有其意。回头看了看,我们俨然已置身于一片波澜壮阔的绿之海洋的中心。没有城市,没有汹涌的人潮,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有的尽是无边之绿仙与高挂天穹的灿烂星河。

一切都变了样,我们来到的是这样的地方。

羊男君,怎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我们在哪里打开了一扇特别之门,从而进入到有别于我所处的那个世界呢?我为眼前的景象感到一丝不自然的焦虑。

这么说也未尝不可,不妨说是在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环境下,你开启了进入鱼乡的大门,于是我们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便是如此。羊男轻描淡写的说道。

鱼乡,你是说这个地方叫作鱼乡,或是一个属于鱼乡的世界?

“BINGO理解得并不差嘛!

我不禁有些惶恐,尽管我已处于身在鱼乡的事实,但思想似乎还停留在叫作人间的地方。无论如何,我来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这是不容怀疑,但要接受这个世界,我想还尚需时间。

走吧,我们的目的地也不远了!羊男指了指前方抬高的地平线,似乎那后面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所在,正对着我们挥手致意,静待我们的前往。我可以感到一股潮湿的风迎面吹来,这风的触感竟是如此熟悉,味道也不坏,咸咸的,几乎跟那什么东西一样来着。我倏忽想起一件事情,对羊男说道:“羊男君,那鱼干在身上吧?好像前方有一大片这样的味道袭来,你可闻到?”

羊男对我的问话不太在意,只是兀自走着,我跟在后面,追逐着他的步伐。我觉得一切的答案就在前方不远处,也不再用言语破坏这地方的宁愿与安谧,总之一往无前便是。

翻过那处高点后,绿野到了尽头,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水域。草原与大海没有一个恰如其分的过度,就这样拼接在了一块,那味道想必也是因此而起,这就是眼前的景象,大约可以归结于这样。海面黑压压的向更远处延展开来,视线随之遁入了虚空,假使再要往前,恐怕是需要一只船或是潜水什么的,于是我问:

羊男君,已经到了一个结点了,我们该不会再前行吧?

何至于?就是这里了!说着他从我身上摸出那片鱼干,用以全力投入了海里。

我不明白羊男君自始至终的乖戾行为想要传达出怎样的讯息,这一刻,已经让我迷失到了极点,我迫切的想弄清整个事情所为何来,但羊男的讳莫如深总是将人拒之千里。他回头看了看我,大约是猜出了我的心绪,示意让我坐下,道:“她就要来了。”

她,听羊男的意思似乎是一个女人。我记得羊男所扔出的鱼干便是一个女人送来的,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我只是搞不太清女人、鱼干和我之间的巧妙联系何在,而羊男此刻再度提及,想必就要真相大白了。我且稍安勿躁,静等其变吧。

时间过去了片刻,水面的波纹出现了一丝变动,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水底出现,我可以感觉到,就像是潜水者上浮时将要露出水面前那样。

有什么东西就要出现了,我知道。

(待续……)

FROM:HHFF @Hi

 

——————————————————————————————

同样,期待你的回复、建议与投稿。

 


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Ⅲ: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