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男寐女

“梁子,你还记得那个小姐嘛?”喝的四仰八叉,坐在沙发上的石璱凑过来,问我。
每隔两年便会有一次同学聚首的宴席,从大学毕业到现在,掐指算来,也有七八次了。但,每次都会出其不意的减少一个人的席位。这让从大学时代便很有号召力的发起人石璱显得愈加苦闷和不解,好像颜面尽失。这次,连他那从来都不服老的性格,也开始絮叨起,自己酒量不行啦,不论什么样的酒席,酒菜过半,便觉得口满腹饱,已无福享受啦。他就这般,不论何种场合,已习惯拖着冗长的卖油翁的腔调,一直说个不休。
“什么小姐?”我看着偌大酒桌上,好些原封未动的美味佳肴,也突然莫名其妙的伤感起来。
“人都撤了嘛?”石璱接着另起炉灶问道。
“就剩咱俩了。”我叹口气。
“咱哥们再叫几个热菜,今宵有酒今宵醉。”石璱眯细的醉眼,手指着满桌子的空位说。
“成成成。”我笑着连忙应道。看着石璱这狼狈样,我心里竟生出一种顾影自怜之态。亦没有火上浇油,呵斥他,已醉到样态百出。
“我们还是去大厅坐坐吧。这房间里太热。出去吸口凉气,醒醒酒。”过了一会,我劝道。
“好吧。这次,就听你的。”石璱依然毫不示弱的,倔强般的点点头,把胳膊搭在我肩上。
移步至大厅,我将石璱放倒在大厅门口,靠近橱窗旁边的藤木太师椅上。接着,又径自走到柜台,点了一壶解酒茶。
“这东西真他妈好玩。”端着解酒茶,回到橱窗旁边,石璱已经泛起一股清波泛轻舟的滑稽酒疯,不停晃动着太师椅,前后摇摆状招呼着我。
太丢人了。我心想,然后,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站在柜台旁边的服务员,她们也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再看石璱一下。他脸上不自觉的呈现出的那副憨样,突然让我心头一紧,好像真的倒吸了一口冰冰凉的空气似的,忽觉怅然所失,一下回想起大学时代,毫无琐事缠身的悠闲岁月。

 


寤男寐女: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