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犬主人打来的求助电话

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来时,我正在洗脸,水刚浇在脸上,手机在卧室里唱起郑源的《不要爱我》——这是我设定的陌生电话的“专曲”。
  我自顾洗脸,任由它在卧室里伤心地唱完整曲,然后沉默。
  妻一早就出门了,孩子也在外补习。我洗完脸,将妻出门前准备在桌上的豆浆和包子放进微波炉,设定好时间,启动时,《不要爱我》再次响起。
  “喂,找谁?”我说,一边用剃须刀剃左脸的胡须。
  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先生,一边接电话一边剃胡须,恐怕对打来电话的一方,不太礼貌吧。”
  我犹豫一下,关掉剃须刀,道:“请问,你是?”
  对方沉默一阵,莫名其妙地道:“先生,我有一只莫打铁犬。”
  我愣了一下,“莫打铁……犬?”重复了一声。
  “不是莫打铁,是大音乐家莫扎特,不会不知道吧。”对方咳嗽一声,道。
  “用他作犬的名字?”我笑:“你可真有创意。”
  “反正是外国人嘛,何况也不是随便取的。”对方笑了笑,道:“可爱的莫扎特犬,养了它将近五年,体长约3.5尺,毛黑得发亮,左边耳朵有一个缺口,有月亮的夜晚,可跟随音乐哼唱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姻》……”
  微波炉在厨房里响起“滴滴”声,豆浆和包子热好了,于是道:“肚子还空着呢,等吃了包子再讨论莫扎特犬如何?”
  “那么,10分钟后见。”对方倒通情达理,“啪”地挂断电话。
  我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想“莫扎特犬”——体长约3.5尺,毛黑得发亮,左边耳朵有一个缺口,有月亮的夜晚,可哼唱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姻》……
  10分钟,包子和豆浆咕咕噜噜进了肚皮,电话再次响起来。
  “肚子填饱了?”那个男子的声音。
  “到底有什么事?”我道:“虽然是星期天,事情可不少,没功夫……”
  对方不由我说完,道:“你得出来一下,有一件事要拜托……”
  “出来一下?”我没好气地道:“又不认识你,干嘛要……”
  “无论如何,你得出来一下。”对方打断我的话,声音低沉得可怕:“否则,可能会有一些麻烦,甚至……后果严重。”
  我一时回不过神来,想笑,对方却不给我笑的时间:“因为身体上的原因,加之丢了工作,我那只可以哼唱莫扎特《费加罗的婚姻》的犬,可有好多天没进食了,生活都成了问题,我也是毫无办法。”
  我没好气地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对方再次咳嗽(恐怕感冒多日),道:“观察你好些日子了,皮鞋是X牌,眼镜是黑边框的X眼镜,衣服是X牌的,全是名牌嘛对吧……我不想让我的莫扎特犬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麻烦,你那孩子怕狗是吗,这你比我清楚……而我的莫扎特犬有一口好牙,它曾经因为饥饿,将我的左小腕啃去大半,所幸我反应快,不然整个左臂就变成了莫扎特犬的一部分……总之,从今往后,你得给我点什么,至少在食物方面,不需要太多……”
  “到底要什么?”我心跳加速,大声地道。
  “5斤牛肉、3盒麦顿犬粮,没有麦顿,维洛司也行,还需要点MAG羊奶粉,仅此而已,这都是莫扎特犬喜欢的东西……对你来说,钱不多是吗,但是每周都请你提供一点,否则……”
  我总算完全明白意图,道:“这算求助,还是敲诈?”
  对方陷入沉默,良久,用低沉的声音道:“我的肺出了点问题,是癌,恐怕日子不多了,我不想让它和我一样死去……”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抽了一支香烟,任由烟雾在房间里弥漫。然后我站起身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莫扎特犬主人打来的求助电话: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