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

我入住的那家旅馆坐落在这个城市繁华地段的一条街上,相较于主干道上的车水马龙以及鳞次栉比的商铺而言,这里已然偏清冷。

公司委派我来这个城市跟一客户洽谈生意,所谓“洽谈”不过是来这边取客户给公司的一些资料顺带把公司的合同交付给对方,仅此,也无什么要紧事,说是公费旅游也差不离,不过往返时间只有两天,太短。

来到这座城市已时近傍晚,便索性直接找住的地方,想着翌日再去客户公司也不迟。此行食宿公司都会报销,但是我也不至于冒昧到直接入住星级酒店,便随便找了家旅馆。

旅馆不大,三层楼,不过居然还不忘装电梯,有点鸡肋的嫌疑,对于我这个低于三楼从来不坐电梯的人而言。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干净洗练,我的第一感觉。姑娘脸上始终挂着职业性微笑,让我不禁联想到她入职时不断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场景。

“先生,你好,你的房间是312,这是你的房卡。”她递给我房卡和开房的身份证,依旧不忘微笑。“这是免费赠送的牛奶。”

我接过,“你们这WIFI密码多少?”

“7个1。”她刚说完,一个提着行李的中年男人推门进来,粗暴的将行李扔到地上,一脸倦意,走到前台叫嚷着“一间房,有预订”。我注意到那姑娘依旧礼貌不减,面带微笑,良好的职业素养帮她适应一切突如其来。

我看了眼,便上楼去了。

“晚上十二点无线网会断。”前台姑娘在我背后提醒说。

“哦”,我扭头看了下,心里对于这个旅馆的怪异规定多少感到有些不解,但是也懒得问缘由。

“房间又没电脑,WIFI还间断,亏你们这还是全国连锁。”我听见那个中年男人气呼呼的抗议,显然是常客。

我迈步上楼。

乘车一路累得不行,进到房间,草草洗了个澡,便昏昏睡去。

“噹噹噹”,一阵礼貌又不失急促的敲门声将进入梦乡没多久的我扯回现实。

“谁?”我有些生气。

“你好,先生。消防演习,需要大家配合下,先到楼下。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哦,马上出去”,然后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踱到隔壁房间重复相同的话。

来到楼下大厅,入住的人没多少,那个中年男人也在。旅馆简单做了一些安全隐患的排除工作,又招呼进房间了。我有注意到楼下的前台招待换成了一个小伙子,估计是换班了。

再回到楼上,怎么也睡不着,便用手机连上无线网,下了个游戏打发时间,随身带的也有书,可惜没兴趣翻看。

“噹噹噹”,又是敲门声,不讲任何礼貌的粗暴敲打。我看了看手机,已然晚上12点多了,这个点敲门很难让人不发火。

打开门,我把不爽挂在脸上,本以为又是旅馆工作人员,迎面却是在楼下见到的那个中年男。

“我住你隔壁,你没听到声音吗?我这边一直传来敲击什么的声音?吵的睡不着。不知道声音哪传来的。”他依旧态度和初见时一般粗暴,即便寻求帮助也丝毫不减。

“没有!”我没好气的说道,然后狠狠的关上了门。

难道刚才游戏玩得出神,没听到,我开始试着去寻找所谓的敲击声。

“噔噔”,确实有声音,而且声音还有节奏,像是锤子包着棉花敲地发出的厚实又笨重的声音。

我有点后悔刚才的摔门的不礼貌了。我下楼去找前台,发现又换了一个人,是个微胖的姑娘,睡意朦胧,揉着眼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把情况如实说了。她开始拨通电话找人解决,吩咐我先上楼。

来到楼上我敲了敲隔壁的中年男的房间,想着告诉他待会有人解决,但是没人应声。又重敲了几声,依旧没人理睬。

“算了”,我自语道。

可能是困意太盛,再回到房间,倒头便睡了过去,没有觉察到那厚实又笨重的敲击声。

第二天起来,办理退房,前台又换了人,是个着西装的成年男,最后顺利找到了客户公司,取了资料,准备回程。

赶赴车站,候车的间歇买了份报纸看,是当地发行量不小的一份报纸。翻到最后一版赫然是我住的那家旅馆照片,标题竟然是“旅馆四人锤杀”,然后附有死者照片:那个中年男,那个面带职业微笑的前台姑娘、小伙子和那个微胖姑娘w。新闻报道时间说死者已经去世两天,据说是被锤子锤杀,凶手在逃。

可是我昨天才入住的啊?

就在我惊诧的间歇,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扭头。

“你怎么逃出来了?”是那个着西装的成年男。

PS:刚看了篇文章《猫城》,很好,便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编了这个暗黑题材的故事。未必多好,但是努力。不耍廉价花招为写作第一准绳。

 


旅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