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无处可去的人

村上春树:无处可去的人

2013-11-01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无处可去的人

Nowhere Man (John Lennon/Paul McCartney)

 

 

文/村上春树

翻译/施小炜

 

 

本文是作为连载于《Esquire》杂志日本版的“村上之歌”中的一篇写就的。将我的译词和散文与和田诚先生的插图搭配在一起,是十分有趣的连载。但那时候甲壳虫歌曲的译词上未获许刊登,于是这篇稿子便“束之高阁”了。单行本中也未收录。此次仍然谈判无果,译词部分只得割爱,十分遗憾。依稀记得本文大约写于2004年后半年。

 

说实话,原来说好在本连载中免谈鲍勃·迪伦和列侬+麦卡特尼的。因为杰作太多,要从中仅仅挑选出一曲来,难免费力不讨好。况且也出版过译词集之类。但周围声浪不断,希望一定翻译此曲,于是算作例外。

 

这曲《NowhereMan》对我来说,也是一首记忆深刻的歌曲。写《挪威的森林》那部小说的终场时,我就在想这支歌。主人公孑然一身,在“哪里也不是的地方”,从那里给恋人打电话。故事到此戛然而止。虽不是电影配乐,在伏案写作那段文字时,这支曲子极其自然地就在我的耳际萦绕。当时我住在罗马郊外山丘上小小的公寓里,偶然停下笔看看四周,感到实实在在就像身处“哪里也不是的地方”。

 

《NowhereMan》如同《挪威的森林》一样,收在一九六五年发布的专辑《橡胶灵魂》里。在日本,标题好像译作《孤零零的人》作者名字虽然写作列侬+麦卡特尼,但据说实际是由列侬一人作词作曲。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广播里流淌出这支曲子,我就想“哇,这是首好歌”,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听过一次便难以忘怀。歌词毫无做作之处,简洁得好似寓言一般,却又怡人地飘散着浑然天成的温温幽默,和若有若无的淡淡哀伤。

 

做什么都一事无成。绞尽脑汁也没有良策浮上心头,甚至不知该朝何方前行,只觉得自己腹内空空。人生中或多或少会有这种时期。约翰·列侬的人生中有过。我的人生中当然也有过几次,二十岁前后那段时间尤其如此。

 

Isn’t he a bit like you and me?

 

这样的人难道不是

与你我有些相似?

 

真是这样啊,我心想。不过,由约翰·列侬如此相告,不是令我们感到释然吗?

 

——————————————————

 

 

主页君按:特别感谢“Mr.金苹果”录入此文。

 

————————————————————————

 


村上春树:无处可去的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