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我读 | 迷茫的森林,迷失的我 ——我读《挪威的森林》–2014-02-25

村上我读 | 迷茫的森林,迷失的我 ——我读《挪威的森林》--2014-02-25

迷茫的森林,迷失的我

——读《挪威的森林

/邓玥

对于《挪威的森林》,我一直想说点什么来着,每次都有涨潮似的想法前赴后继地涌上来,短暂而快速,而当我回过神时,却又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在过去的好多时日里,我常常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生活,我常常兴高采烈的对人们说起一些,而每次谈的却又是不大相同的感受。还有,一直想说却让自己怀疑的不能说出口的话也在不断累积,但是,没有什么空间可以永远隐匿,就像世间上的事物都在寻求一个存在的平衡度一样,述说的那天总会要到来。

记得第一次拿到的《挪威的森林》,是一个朋友的遗弃。也许,说成遗弃并不太恰当,毕竟那是她母亲送给她的礼物,毕竟我想以她那时意识流唯美的文笔和一个唱得出纯美英文歌曲的好嗓子,不应该会是读这本书的人。然而,我却深深记得她给我书时的迫不及待和微微皱起的眉头。

我第一次读的时候,印象深刻的只有描写直子生日晚上的那一段和玲子讲述自己为什么进疗养院的文字。后来转班了之后,有个男生总是借我的书,最后的最后,我很不好意思的把这本书借给了他。他回复了我一句——“你还真是单纯,这算什么啊”?之后,他就和这本书一起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由于这本书的意义非比寻常,我曾很多次找过他,可是大概缘尽于此,最终,连讨回一本书都是奢侈,生命中过去的一切就像死了似的,从未发生。

本来我也可以就此把这一切都忘记,不记得一些事情就不至于浪费太多时间去缅怀,可是似乎总有一有股力量在召唤我,似乎是直子空洞的眼睛,似乎是直子干涩的躯体,又仿佛是玲子的吉他的回声,或者是绿子带给我春天森林般灿烂阳光的感觉,都逼着我不断地深陷其中,陷在那片森林里迷茫又肤浅的思索着……

我不懂木月为何要死,那么直子是不是因此陷入了深深自责?每次想起直子心都会很疼,像哽咽到窒息的疼。觉得自己像是直子一般的女孩,看着很完整的一个女孩子,却仿佛有一个黑洞在吞噬自己的灵魂,想要与之对抗却孤独无奈。于是,我只能对着镜子看流过眼泪后自己的眼睛,在脑海中想像着狂暴的嘶吼。我把我的所有都压抑在镜中那对瞳孔里,也许只有这样才会继续保持平静的气氛而且毫不费力地发泄,安慰自己这么安静的夜晚这次一定会有一个温暖美好的睡。然后,我又想起夜路中那个常常质疑眼前是梦境还是现实的自己,想起抬起后不敢放下的脚,我恍惚而惶恐地想,我在哪里,是该继续走下去还是找到一个明亮的出口……

所以,我一直好喜欢绿子,绿子也是孤独且痛苦的一个化身。不过,她总是爽朗地笑着,敢于追求自己的爱。她说,以前我一直活在痛苦里,我要幸福,我不要再活在痛苦里。她的出现是希望,而直子我一直希望她死去的,因为她活在痛苦里面越陷越深,与其慢慢掉入沼泽忍受强烈求生欲望的折磨,还不如快速死去了结一切痛苦,一切机会是留给争取这个机会的人的,对于早早放弃它的人来说,机会的存在只是一种折磨,就像渡边君之于直子。

感谢绿子,让渡边君撕心裂肺后还有争取生活的结果;也感谢绿子,让直子放心的死去。

那么,让直子活着吧,如果她能用绿子的灵魂活着的话。

————————————————————

附:

1、3月份,主页君将继续在湖南省图馆举办线下阅读沙龙,如果在长沙的你有兴趣参加,可加微信:C19490112,验证:长沙。我将组建一个“线下阅读沙龙(长沙站微信群)”邀请你参与讨论。另外,招募线下沙龙(长沙站)主持人。如果有多人应征,则轮流主持。主页君尽可能不再主持,只是单纯作为读者参加沙龙活动。(北京站正在接洽中,在北京的朋友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2、在豆瓣的“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小组”招募管理员义工一名,主要作业范围是上传微信分享的原创文章及相关沙龙活动、发起话题讨论等。

4、“村上广播”电台招募值班DJ多名,如果你意参与,可将自己做的节目或者自己主持的电台号发到邮箱2479791180@QQ.COM

谢谢大家的参与与支持!

————————————————————

分享朋友

点击右上角按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朋友圈”。

关注帐号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CSCS208209”。

昨日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听到图特哈蒙朗诵的《午夜的汽笛声》。

文 艺 连 萌——物 质 时 代 的 修 行 者

阅读原文 举报

 


村上我读 | 迷茫的森林,迷失的我 ——我读《挪威的森林》–2014-02-25: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