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稿:猫城-2014-01-10

/扎西

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私家侦探,我接受过很多案子。尽管某些事情确实是有些匪夷所思。但随着阅历的递增,这些事情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我出色的业绩为我赢得了极佳的口碑。就在3天前,有一名雇主慕名来找我,他委托我寻找一只会说话的猫。原本我并不打算接受任务。

虽然我在寻找方面有独特的手段,但限于对人。如果对宠物,我的手段显然太过业余了。而且据我所知,应该有专门寻找遗失宠物的人。但对方开出的价钱却令我无条件推翻了原先的打算。

他告诉我,那只猫与他们家族的命运息息相关。当年他祖父穷困潦倒的时候,收养的这只猫。然后与猫开始相依为命几十年里创立了家族产业。期间,猫的帮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好几次挽救了家族的危机。

“我很好奇,一只猫是如何挽救危机。”我不解的问道。

“它是一只奇特的猫,所以自然有些非比寻常的本事。”他举起桌上的咖啡杯,轻抿了一小口。“抱歉!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再往下可能要涉及家族秘密。”

“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既然您不便就算了。”我有些惋惜的说道。“您是否能提供那只猫的线索,最好有照片之类的东西。这样方便寻找。”

“抱歉,我没有照片。它一直和祖父生活在一起。所以就连我也仅见过几次而已。正因为如此,所以才特意来拜托您。至于那支猫的特征——”他用食指轻轻敲打着太阳穴,似乎在回想那只猫。“我记得,它是一只黑猫,有一只硕大无比的白色尾巴。如果说很明显的特征的话,它喜欢吃蔬菜,尤其是胡萝卜,简直是它的最爱……我知道的也就这些,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简直不像是一只猫。而且和我一样是素食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我感叹道。“那它是如何走丢的?”

“走丢?这个词恐怕有些不太正确。作为一只非同寻常的猫,在它身上并不存在走丢这个概念。我想他应该是主动离开了。”对方有些无奈的说。“虽然我们家族的企业遍布国内外。但祖父却迷恋故土,迟迟不肯离开家乡。所以,那只猫也和祖父生活家乡。直到上个月,祖父离世。那只猫也突然不知所踪了。虽然家族动用很多人力,但一直未果。所以,我建议您从那里开始寻找。”

“您家乡在?”我问道。

“遗落。”对方说。“位于四川省西部的一座小县城。”

“最后的问题,为什么是我?这世上比我优秀的侦探遍地都是。我想以你们家族的实力,要找这样这样一个侦探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当然有我的理由。但抱歉暂时不能告诉您。”

“为何?”我追问道。事关自己,所以我不能轻易放弃。

“有些事情提前透露。不但没有帮助,反而有害。”对方缓缓说道。“就像诸葛亮的锦囊。只有合适的时机才能打开。否则,或早或晚都有害无益。”

谈话到此结束,再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们签署了一分协议。大大小小协约内容约有80多条。但在此不一一细说,只略微谈一下其中比较重要的内容。

这次委托的任务要永久保密。

委托期为2年。如果2年之内找不到任务将自动取消。但委托方要全额支付费用。

2年之内,被委托方不能私自终止任务。否则将承担委托方的所有损失。

他们本来打算给我委派一位助手来帮助我。但我拒绝了。首先,我习惯独自执行任务,并不擅长与人合作。再者,此次的任务特殊,人多并不能解决问题。综合以上考虑,我只身前往了遗落县。

遗落县并没修建飞机场,所以,我从成都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才来到这个地方。遗落县是个奇怪的县城。四川省的地图上并没有它的存在,所以我在车站找车的时候,售票员和司机都表示不知道它的存在。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个开私家车的司机问我去不去遗落县。虽然我心里充满了疑惑,但还是上了车。

司机是个很健谈的小伙子。看上去30出头的样子,他让我猜他的年龄,我如实说了自己的想法。可他告诉我他今年才21岁。为此,我有些尴尬,但他却毫不在意对我说,经常有人误认他的年龄,所以他已经习惯了。

“你的脾气还真好。如果是别人,就算不骂人,至少给个脸色吧。”我说。

“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生气。但后来这样说的人一多,我就无所谓了。甚至客人上车的时候,我都会主动让他猜测一下我的年龄。”司机无所谓的说。

真的无所谓吗?我心想。假如真的无所谓,那他大可不必理会别人,更加不必让客人猜测他的年龄。我想,他骨子里很是高傲的,所以他才会主动让客人猜测。然后把别人的惊讶当做自己的战果,用以减轻心头的伤害。

“哦!”我并没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毕竟每个都需要一个自我保护的龟壳。“成都离遗落有多远?”

“大概一千多公里的样子。具体的我也没测算过。”司机说。

“你平常拉的客也是这个样子吗?”我问道。因为我发现车里从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乘客,这未免太不正常了。

“差不多啦!你也知道遗落县没有标注在四川省的地图里。所以外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司机说。

“那样你岂非要亏本?”我问道。

“不会啦!苗氏家族在这里的势力很大。所以我平时专门负责接送他们,这次也是苗先生专门让我去接的你。”司机说。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道。“既然苗氏家族的势力那么大。那你知道为什么四川省的地图里没有标注遗落县,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啊!”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司机,并不懂这些。”司机说。“但遗落没有标注在四川省的地图,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

“哦!”我没有在追究地图的事情。因为再讨论下去也是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改口打探起了苗氏家族的事情。“你说,林氏家族在遗落县势力很大,那到底有多大,你准确的描述一下吗?”

“具体有多大,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我知道在遗落县,不管是政府,还是商界都有他们家族的人。毫不客气的说,在遗落县苗家就是土皇帝。”司机用些羡慕的语气说。然后他又闷闷的说:“上个月苗家的老爷子去世。人员大量进进出出,所以这一个月来我都快忙死了。”

我似乎能够猜测苗家人为了找猫,而忙碌不堪的样子。

“那你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我试探着问道。

“好像是老当家的猫不见了。”司机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真搞不懂他们这些有钱人。只是一只猫而已。不见了就再买一只。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还是他们钱多的没处花?”

我轻笑着摇了摇头。按正常情况来讲,司机说的话确实在情在理。遗落县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所以就没再特意追问司机。只是听他说了一些有关遗落县的逸闻轶事。他说,遗落县猫特别多,被称为猫城。这让我微微有些好奇……

当我们到达遗落县时,已经是次日的黄昏。单看沿途的建筑,遗落县比我想象的繁荣。道路两旁林立着商铺,餐馆和旅店。司机问我有何打算。

“苗先生没有安排吗?”我反问道。

“抱歉,没有。”司机肯定的说。

我想到可能是他为了掩人耳目(准确的说是掩猫耳目),才故意没有为我安排一切。只是找了一个向导把我带进遗落县。后面的事情要靠自己,我心想。然后,我让司机把我带进一个中档的旅店———平凡就是最好的伪装。

司机把我拉到一间旅店门前就离开了。我来到前台将身份证递给女服务员。她将我的身份证号填进了证件号栏里。然后递给了我一把带着木牌的钥匙。向左边一指说,楼梯就在那里。

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打开房门,环顾了一下房间。还行!虽然房间的配置算不上特别精致。但由于我的期许过低,所以看上去还算不错。进入房间,连续20多个小时路程的疲惫突然涌现。我在卫生间草草冲了一次澡后,就上床睡觉了。

这一晚,我睡的格外香沉。连勉强能够谈及的梦都没有。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在屋中。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11点了。起床洗漱完毕,在前台将住宿日期延长了一个星期,为此旅馆方面将房价打了八折。忙完这些,我走进路边的餐馆,准备吃些食物充充饥。

不知为何,这家的餐馆的生意很冷清。虽然处于客源的高峰期,但客人却只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则是一个女孩。我进去后,随便点了一些爱吃的菜。而那个女孩则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偶尔也会向我这里瞟来两眼,饶有兴趣的打量一会。然后,她突然凑问我时间,说她要为手机调个时钟。我告诉她,现在是11点,13分。

“你的时间可准?”她一边低头调试时间,一边说道。

“也许吧!我也没有专门测算过。”我说。“但一直以来,我都以它为准的也并没有出现过什么重大的差错。”

“没必要这么紧张,只是稍微逗你一下。”她抿嘴轻笑道。

“哦!”我继续低头吃我的饭。

她似乎觉得我很无趣。一声不吭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又低头玩起了手机。这样我倒也乐得清闲。吃完饭,我沿着街道闲逛了起来。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奇怪的是,我在途中并未遇见一只猫。巷子深处,垃圾箱旁,这些地方本该有流浪猫出没的地方,也空荡荡。仿佛这座小城与猫彻底隔绝了。猫城没有猫,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情!我心想。

“王先生,请等一下。”从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声。我回头看见,刚才餐馆里的女孩在一边招手,一边朝我跑来。我停下脚步等着她。

“有事吗?”我问道。

“您好,我叫许晴!”她一边气喘吁吁说,一边向我伸出了右手。“是苗先生派来协助您工作。”

“你好。”我握了握她的右手,冰凉凉的。像是握着一块柔软的冰块。“请替我转告苗先生,我不需要助手。”

“呵呵——”许晴职业性的展颜一笑。“您误会了。我并不是来干涉你的工作。苗先生考虑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派我来给您充当向导。等您熟悉了这里的事物,我就离开。”

“辛苦你了。”我没在强求她离开。因为于情于理我都需要一名顾问。

后来许晴告诉我,她本来打算在餐馆里和我搭讪。然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身边展开工作———这也是苗先生的命令。但我的态度却令她出乎意料,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

“是我魅力不够,还是作为侦探的你洞察力太强了。”许晴不解的问道。

“非也!这上世上没有不吃羊的狼。而且我也只是一个侦探,只能通过蛛丝马迹来寻找线索,并不具备未卜先知的本领。”我说。“只是,这些年来经历了很多案件,使我明白,送上门来的羊很可能是一只披着羊皮的老虎。”

“了不起的认知!确实不失为一种自保的本领。”她由衷的赞叹道。

“呵呵——”我微微一笑,并未接她的话题。然后问起了困扰我的疑惑,“难道这里的人不养猫?这座小城里为何不见猫的踪影?”

“这里并非没有猫,只是您没看见而已。”许晴用一种充满暗示性的语气说道。

“没看见?”我不解的问道。

“有时候,“看”并不一定要用眼。相反,用眼也并不一定能看见。”许晴的语气依旧深不可测。然后她的话锋一转说:“在遗落县城中心有一座苗氏纪念馆,您是否前去?”

我接受了许晴的建议。因为县城不大,所以我们步行来到纪念馆。一路上,我还是没有看到猫的踪影。我也试图问过许晴几次,但她的回答依旧模棱两可。所以,一路上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我隐约觉得她在有意隐瞒什么。但究竟隐瞒了些什么?仅凭一言半语是无论如何是猜测不出来。

猫城没有猫———这就话深深根植在我心头。

苗氏纪念馆坐落于城中央,占地面积并不大。但整座建筑看上去别具一格,既有中式林园的婉约之美,又不失西式建筑的特有的简明的个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两者的结合堪称完美,一点没有唐突之感,显然出自高人的手笔。只是这样一座建筑屹立在这座县城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荒唐感。这也许就是唯一一个不算败笔的败笔。

许晴告诉我,纪念馆并非全年对外开放,只有在特定的节假日才会偶尔开放一两次。她说,她去纪念馆方面交涉一下,好让我们能够进去参观。

“遗落县基本没什么游客前来。本地人只要看过一次,就很少特意前来。所以,纪念馆基本处于半荒废的状态。院内除了工作人员,就很少有人前来。你随便逛一下院落,我马上回来。”许晴临走前说道。

许晴走后,我独自在院内转了转。院里的格局很别致,一座巨大的喷泉格外显眼。院内种满了花花草草,有几个是我认识的,但大多数是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树也是同样。但由于是深秋,大多数已经凋零。整座纪念馆里没有什么游人。只有几名工作人员在清扫落叶。

我带着好奇的目光独自在院内转了一圈。无意间发现了一座雕像。铜质,全身像,一人多高。雕刻的是一位老人的坐像,我想那应该是苗老爷子。只见他怀里还抱着一只奇怪的猫。猫的尾巴与身体几乎不成比例。而且那只肥硕的大尾朝天竖立着。充满了一种极不和谐的感觉。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我站在雕像旁思考了许久。是设计者特意为之,用以彰显自己的艺术思想?又或是,这只非凡的猫本来就长着这样一种奇特的样子?但最终我也没能找到原因……

由于现在是深秋,所以草地并非像夏天那样绿油油的。而是呈现出一种青黄不接的颜色,草质焉巴巴的没有弹性。我躺在树荫下的草地上看着天空。天空很蓝,很纯净。仿佛刚有人洗刷过。偶尔有一两多白云飘过,懒洋洋的。秋天就是这样一个季节,它能轻易勾起潜藏的心绪。风一吹,我感觉自己的眼皮突然间变得沉重了……

“喵、喵、喵——-”一阵阵猫叫声把我从梦中惊醒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当我坐起身,我看见身旁有一只白猫在冲我叫。然后,它见我醒来了,就转身离开了。这个场景让我很是疑惑,但终究归入的巧合的范畴。

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显示4点8分。但周围却不见许晴的踪影。我思考一下。我和许晴是11点13分相遇的。除去吃饭,还有第二次见面的谈话,以及步行来到纪念馆的时间。许晴至少离开两个小时了,这让我疑惑。

我去问了一下边上的工作人员,是否看见和我同来的那位小姐。

“那位小姐!”工作人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她不是叫醒你,然后离开了吗?”

许晴叫醒我?可我分明记得是一只白猫叫醒的我。许晴就是白猫?这个想法在心头冒出的瞬间,我暗骂自己一声糊涂。然后告诉自己一定是巧合———巧合,没错!就是巧合。这时我也发现,纪念馆里已经多了几只猫的身影。虽然,这同样让我心生疑惑,但我还是归结给了巧合……

晚上,我将白天遇到的情况记在了工作日记上,并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首先是猫城没有猫、许晴突然失踪、白猫的出现、猫城突然有了猫的踪影……一件件疑团接踵而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迷网。为了解开这些疑难。我翻阅了从报刊上淘来的新旧《遗落日报》。这是一份地方性质的报刊,记载的大多是有关遗落县的新闻,偶尔也谈及中央,省厅的报道。但就是没有提及有关的猫的事情。我心想,要么就是事关重大,政府不让报道。要么就是,事情太过于稀松平常,不足以称之为新闻。

但我总感觉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所以为了验证自己的假设,我打算明天前去图书馆查阅一些资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也可以向许晴请教一下(我本能的觉得许晴明天会再次出现)。

忙完这些,时间已经过了12点。我草草的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了。火红色的朝阳映照在窗台的玻璃上。我看了一下时间,8点3分。起床,漱洗完毕后。我开始按照昨夜的计划,准备前去图书馆查阅资料。但路过旅馆的前台时,我并未看见以往坐在那里的服务小姐。只有一只花猫在前柜上睡懒觉。它见我出去,冲我“喵”了一声。然后又躺下。

那只花猫十分人性化的动作,令我不禁有些好笑。但笑容还未来得及在嘴边就凝固了。偌大的街上空无一人。或者说,这里成了属于猫儿们的天下。放眼望去,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猫布满了整条街,却不见人类的身影。仿佛这里的人在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就像末日电影里的场景。而我俨然成了那唯一的幸存者!

猫城————这两个字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我开始的理解,“猫城”两个字的所蕴含的意义。然后,我像昨日在“人城”里寻找猫一样,开始在猫城里寻找起了人。虽然我不知道,大家为何会突然失踪。但在心里,我并未感到多少害怕。多年的职业生涯,已经令我练就了处变不惊的心性————恐惧并不会使你变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我一边习惯性的默念着这句话,一边开始在猫城中找起了人的身影。所幸的是,路上遇见的猫们并未将我当成异类。它们有的一声不吭从我身边经过,有的则会冲我“喵”一声。但没有遇见有猫对我敌视的情况。它们莫不是把我当成了同类,我心想。虽然这令我疑惑不已。但终究还算好事。所以我并未深究。

我在昨天吃饭的餐馆里遇见了那只白猫。除此之外,并未见到任何人。仿佛一夜之间,这里成了一座古城。而许晴也好像随着大家消失了。那只白猫也好像读懂了我的想法,冲我“喵”了几声。我感觉白猫在安慰我。当然并不排除心理作用。

然后,我驱身前往纪念馆。我感觉问题的源头就在纪念馆。昨天,当我在纪念馆睡着之后,问题就接二连三出现了。许晴失踪、出现白猫、人类失踪、遗落县成了猫的天下……我暗自决定,假如纪念馆里也没有人的踪影,就离开这个地方。虽然离开了遗落县,我完成任务的几率几乎为零。但继续留在这个属于猫的世界,也并非我能接受的。

当我走进纪念馆的大门内,熟悉的场景历历映现在眼中。喷泉、树木、草地,但就是不见人的身影。我到处转了一圈。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我还是期待能够在某个角落看见人的身影。当我路过的雕像前时,我并未看见熟悉的苗老爷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猫的雕像。这只猫的身体大如狮子,尾巴大的与身体几乎不成比例。而且那只巨大肥硕的尾巴朝天竖立着。这充满诡异的场景,让我的心无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我几乎下意识的逃离的雕像身边……

当我转完整座纪念馆,我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的存在。万念俱灰的我坐在喷泉池旁。心想,自己该何时离开遗落县。但我偶然看见,映现在水中的倒影并不是我自己的样子,而是一只黑猫。我确认似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水中的黑猫也抬起了右爪。我摇头,猫也摇头,我张嘴,猫也张嘴,我转身,猫也转身。这时我看见黑猫的屁股上,有一只肥硕的白色尾巴朝天竖立着。而我的意念也可以控制那只肥硕大尾……

你是谁,我对水中的猫影问道。水中的猫影动了动嘴。我是谁,我对自己问道。水中的猫影也动了动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页君按:这篇文章足足有7000字,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能读完7000字,尤其是在手机上,的确可算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当你读完后,有什么感想呢?期待你的回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享朋友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帐号

请在“通讯录”栏点击右上角的“+”键,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CSCS208209”。

昨日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到昨日分享的一篇文章——《如果你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那你真的会迷失了》。

阅读原文举报

 

 


网友评论1

  1. 沙发
    斯里兰卡的羚羊:

    索然无味 刻意模仿的痕迹太重 意义不明 ““走丢?这个词恐怕有些不太正确。作为一只非同寻常的猫,在它身上并不存在走丢这个概念”这句生搬硬套的话更是让人不由地感觉反胃

    2014-01-11 下午 7:27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