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全集将出版 专家村上春树比他更“入世”

  日前,新经典文化获得日本文学泰斗川端康成全部作品的内地独家出版授权,并于本周推出《雪国》、《千只鹤》、《山音》三部经典的精装版。昨日下午,学者、作家李长声与毛丹青做客日本文化中心,畅谈川端康成的作品魅力及其对几代中国作家的影响。 新版选用叶渭渠、唐月梅译本 此次川端康成作品以独家授权的形式推出中文版。而在此前的三十年间,川端康成作品在中国的出版可分为两个阶段。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其作

  日前,新经典文化获得日本文学泰斗川端康成全部作品的内地独家出版授权,并于本周推出《雪国》、《千只鹤》、《山音》三部经典的精装版。昨日下午,学者、作家李长声与毛丹青做客日本文化中心,畅谈川端康成的作品魅力及其对几代中国作家的影响。

  新版选用叶渭渠、唐月梅译本

  此次川端康成作品以独家授权的形式推出中文版。而在此前的三十年间,川端康成作品在中国的出版可分为两个阶段。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其作品首次被著名翻译家叶渭渠等人译介;直到1991年中国加入世界版权公约之后,日方采取“非独家授权”的方式,市面上多种版本并存,其中有的版本授权逾期但仍在销售,亦有很多粗制滥造的盗版混杂其中。

  据出版方介绍,日方此番采取独家授权的方式,一是为清理市场,让市场超期销售没有版权的版本下架;再就是采取日方认可的版本和译者。也因此,新版本选用了叶渭渠、唐月梅两人的经典译本。但对该译本,毛丹青则提出不同意见。他认为此番新版应由同当下时代相般配的崭新的译者呈现出来,以体现川端作品的语言跨度。“我们应该看到欧美方面不断推出新译本,步伐从未停止。”

  另据了解,新版本在设计上耗时半年,为再现川端康成小说中空灵静美的世界,最终封面效果以和服花样的浓艳布艺花纹为底色,暗含从浓烈转向朴素的日式审美。

  《雪国》的独到笔法与松散结构

  谈及对川端康成作品的阅读体验,毛丹青回忆,上世纪80年代进北京大学后第一次读到叶、唐翻译的《雪国》,对川端康成写景状物的特点印象很深。他以“玻璃”举例,主人公透过“玻璃”看美女,把玻璃作为反射体,“在现实里面用一个帘挡住和现实当中的直接进入。”再比如川端康成写火烧起来,不直接写火,而是先写劈柴等。

  而在对《雪国》原版本的审读中,毛丹青发现,日本小说最明显的特点之一是“无主语创作”。但受中文写作的影响,所有译本在翻译时都会强行加入主语。有趣的是,在安妮宝贝的写作中,“无主语小说”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李长声则表示,川端康成的小说基本结构都不完整,《雪国》的创作跨度达几十年,结构上非常松散。《睡美人》是其作品中结构最完整的一部,因此他更偏爱后者。

  莫言首次赴日时处处忆及川端作品

  聊起川端康成作品对中国作家的影响,毛丹青颇为感慨。十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与文学“零距离”的接触,包括莫言、余华、苏童、安妮宝贝、郭敬明、李锐等在内中国作家的第一次旅日都是与他一同出行的。

  他特别谈到莫言首次日本之行对其文学创作的影响。毛丹青记得,他与莫言同去川端康成写作《伊豆的舞女》所在的温泉旅馆,餐间推拉门自己打开了,莫言对毛丹青说:“我看到了川端康成的魂儿。”莫言还将他看到的明治大学操场上的拉拉队称作是“乌鸦青年”,将东京当时风行的女生妆容称作是“狐狸姑娘”。毛丹青回忆,那两个多星期时间里,莫言一直神神秘秘,早上起来第一句话问他:“我睡着了吗。”毛丹青一头雾水:“我怎么会知道呢?”之后,莫言将这次经历写成了一篇名为《我在日本神秘的旅行》的演讲稿。

  对此,毛丹青认为,莫言对小说的理解来源于进入到日本小说家所描写的情景里,“他身临其境的时候,突然唤起记忆当中曾经阅读的快感和愉悦或者紧张”。

  中日文学差异:对人性的着笔、判断不同

  昨日活动现场,毛丹青和李长声都谈到包括川端康成作品在内的日本文学的“随笔性”特点,这有别于中国文学传统的“起承转合”。在毛丹青看来,川端小说代表了一种“瞬间大于时间”的新感觉,“他很多的铺垫是为了某一句话的描写,这对中国的作家来说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而李长声强调,日本文学与中国文学最大差异是,日本文学作品基本是在写人性,且叙事较自然,而中国文学在涉及人性时,往往用道德对人性进行好与坏、丑与美的判断。“丑的、坏的人性就要扼杀,好的人性就会夸大,夸大成某种政治性的象征”。

  “入世”的村上与“出世”的川端

  在写完《1Q 84》后,村上春树在一次访谈中提及对川端康成的评价:“我没有见到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所以不太清楚,不过我猜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拥有常人没有的艺术感性,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人,就像艺术贵族,我觉得这一点和我不一样,我对于生活于世界上的自我几乎提不起兴趣,并不打算去描写。”

  谈及村上与川端的差异,毛丹青直言村上实则是个“小说工程学家”,相比川端更加“入世”甚至略带“痞气”,也更会经营自己的写作和形象。毛丹青分析说,村上小说最重要的特质是“主语小说”,这与川端的“非主语小说”恰好相对。而他的写作也表达出对现实更多的关注。

  对于这一点,毛丹青以村上《地下》举例,“那是非常糟糕的小说,就是中学生的作文,找了一百多个受害人,去问他哪年出生、性别、家住哪,明天会不会下雨。”此外,毛丹青还指出,近年来村上频频以“公知”形象示人,不管是核渗漏的问题上批评东京电力公司,还是近期钓鱼岛争端问题。

  另一方面,李长声和毛丹青都认为,村上小说中甚少涉及日本的仪式感和工匠文化,反而诉诸水泥钢筋、爵士、披头士等世界性符号意象,体现出他对英语文学和西方市场的格外偏爱。而村上的日语写作也迥异于传统日本文学,更像是用英语的思维进行日语写作。(记者邵聪)

—————————————————————–

以上正文预览由
SOSO新闻
提供,原文地址:http://www.xj.chinanews.com.cn/html/V65/2013/08/30/15499383548919.htm

 


川端康成全集将出版 专家村上春树比他更“入世”: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