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冬季想必也在我体内

2014-11-17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漫长的冬季想必也在我体内

漫长的冬季想必也在我体内

 

文 | 村上春树

译 | 林少华

 

《少年丹尼》!


我闭上眼睛,接着往下弹。一旦想起歌名,后面的旋律与和音便水到渠成地从指尖连连涌出。我一口气弹了几次。我清楚地感觉出旋律滋润心田,整个紧绷绷的身体为之释然。听到这许久没有听过的乐曲,我得以深切地感到自己的身体是何等由衷地渴求它。由于失去音乐的时间过于长久,以致我甚至已不能对它产生饥渴之感。音乐使我被漫长的冬季冻僵的身心舒展开来,赋予我的眼睛以温煦亲切的光芒。


我似乎可以感觉出镇子本身在音乐中喘息。镇中有我,我中有镇。镇子随着我身体的晃动而呼吸而摇摆。围墙也在动在腾挪。我觉得围墙简直就是我自身的皮肤。


我久久、久久地反复弹这支曲子,然后把乐器脱手置于地板,凭墙合目。我再次感觉出身体的晃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恍若我自身。围墙也罢城门也罢独角兽也罢河流也罢风洞也罢水潭也罢,统统是我自身。它们都在我体内。就连这漫长的冬季想必也在我体内。


我放开手风琴后,女孩仍然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她眼睛里溢出泪水。我把手搭在她肩头,吻着她的眼睛。泪水暖暖的,使她带有温馨的湿气。隐隐约约的柔光照着她的脸颊,使得泪水莹莹闪光。可是那光并非发自书库天花板悬垂的黄昏的灯盏。它比星光更白,更温和。

 

本文节选自《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上海译文出版。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听到Danny bo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anny boy

(爱尔兰民谣)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From glenn to glen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The summer’s gon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falling
‘Tis you, ’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ye
But come ye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Tis I’ll be there
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And when ye com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If I am dead
As dead I well may be
You’ll come and find
The place where I am lying
And kneel and say an Ave
For me
And I shall hear
The soft you tread above me
And all my grave
Will warm and sweeter be
If you will bend
And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Then I shall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翻译 李敖)

哦,Danny Boy,

当风笛呼唤,幽谷成排,

当夏日已尽,玫瑰难怀。

你,你天涯远引,

而我,我在此长埋。

当草原尽夏,

当雪地全白。

任晴空万里,

任四处阴霾。

哦,Danny Boy,

我如此爱你,等你徘徊。

哦,说你爱我,你将前来,

纵逝者如斯,

死者初裁。

谢皇天后土,

在荒坟冢上,

请把我找到,找到,

寻我遗骸。

即令你足音轻轻,在我上面,

整个我孤坟感应,甜蜜温暖,

你俯身向前,诉说情爱,

我将死于安乐,直到与你同在。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 FM59520 (荔枝FM上开设)

合作 微信 C19490112

投稿邮箱 2479791180@QQ.com

微主页 点击“阅读原文”

打赏村上小站 回复“打赏”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漫长的冬季想必也在我体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