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没有爱的世界-2013-12-20

没有爱的世界

 

                  文/村上春树 译/施小炜

 

这是为超短篇小说集《夜半蜘蛛猴》(1995年出版)写的作品,因为(觉得)太无聊,我决定不予收录,系未发表过的作品。然而自那以来经过漫长岁月,政治经济形势也大大改观,这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什么都行”,便收录进来。请勿动怒认为“这种玩意儿,就算到了今天也毫无意义”。何时写的,记不大清。

——————————————————————

 

妈妈,“战后民主主义”是怎么回事?还有,听说人没有爱也会“做爱”,是真的吗?

是啊,琉美,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哦。不懂得事情就问别人“这是怎么回事”,是个好习惯。以后也是。有不懂的事情,尽管来问妈妈好啦,知道了吗?妈妈都会简单易懂地告诉你。

好啦,“战后民主主义”呢,是好久以前从印度来的一头名叫松球的了不起的大象,传到日本来的。松球年纪好大好大了,浑身雪白,白的就像砂糖一样。这个战后民主主义,就是从印度一个叫旁遮普的地方传来的,是一双袜子。那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魔法的袜子!红红的长袜子。

只要把它穿在脚上,再念诵秘密咒语,嗖的一下就能腾云驾雾,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说好不好?松球把它介绍给我们日本人。“诸位,这就是战后民主主义。大家瞧好了,嗖!”好热心的大象啊,琉美。来,咱们一起来唱《大象之歌》。“大象大象,名叫松球,嗨呦嗨?——”

妈妈妈,那只要到伊势丹百货店去,把那个“战后民主主义”买一双来穿在脚上,琉美也能腾云驾雾,嗖的一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么?

No,No,可没那么简单。没错,从前大家只要把战后民主主义穿在脚上,嗖的一下就能轻轻松松腾云驾雾,然后嗖的一下就飞到爱的世界里啦。真好啊。

但是好景不长。印度的国王听说这件事,就大发雷霆:“战后民主主义是我们印度人的大象(东西),可不大象(打算)让日本人穿!”于是把松球喊回国去了。“不会来有你好象(受)的!要把你头象(向)下踹到地狱里去!”

太不像话。就算你是国王,这么做也太蛮横了啦。愤怒吧,松球!愤怒地回来吧!可是松球听了这话,却答道:“诸位,再多说也没用,在下不过是一介白象。要是不遵守印度国王的命令,这辈子都吃不上咖喱饭了。那就太惨啦。让在下毛骨悚然。所以在再见啦。”头也不回的跑回印度去了。从此以后不管是谁,就算穿上了战后民主主义,也没法飞到天上去了。没了松球以后,不知道什么缘故,咒语一下子就没有效力了。

于是打那以来,世界就充满了没有爱的做爱了。故事讲完啦。嗖!

哼,太可惜了。琉美也想嗖的一下腾云驾雾呢。好可恨。没有爱的做爱好讨厌。

 

主页君按:感谢“汤叮叮”录入此文。

—————————————————————

分享朋友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帐号

请在“通讯录”栏点击右上角的“+”键,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CSCS208209”。

昨日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到昨日推送文章——《图文馆:我应该在的地方》。

 


村上春树:没有爱的世界-2013-12-20: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