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与血压之间

    这么着,血压使我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失去了成为工人阶级一员的机会,只好继续在地垄沟找豆包。回想起来,四年前我血压不稳时Z医生提议我学苏轼,谓东坡进则孔孟退则老庄,能朝能野,进退自如,“胜固欣喜,败亦可喜”,故而血压笃定不高。

  

“逍遥”与血压之间

  林少华,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亦从事文学创作。居青岛。著有《村上春树和他的作品》、《落花之美》、《乡愁与良知》、《为了灵魂的自由》。译有《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等。

  莫非,不为自己、事业和名气所累,才能“逍遥”、才可使血压稳定不成?这我做得到吗? 不知你感觉如何,我反正感觉人生中必有一种东西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大而言之,如考生屡试不中,如富商屡婚无爱,如官员屡攻不下。小而言之,如日常性失、牙痛、耳鸣、腹泻或早早谢顶、迟迟不瘦之类。跟我“过不去”的则是血压。 早在“文革”务农时它就已跟我过不去了。彼时务农不比现在,不像现在这样撒撒“尿素”、喷喷“见绿杀”就打麻将、玩扑克去了,那是真忙、真累、真苦。早晚两头不见日,春节大战“开门红”。因此,逃离农村成了所有男女青年的美好“愿景”。若是姑娘之身,嫁给城里掏粪工也义无反顾。而男青年则只有正规三条路:招工、当兵、升学。“文革”前半期所有大中院校统统关门,故只有前两条路可走。记得务农第二年年底我就遇上了招工机会——长春一家大型棉纺厂来我所在的公社招工,男的也要。我兴冲冲报名了。当男纺织工也比当农民好。政审过后,开始体检。但见水银柱在自己眼前上蹿下跳了几下,医生即开口宣布我血压高。那时我还不太清楚血压是怎么一个劳什子,我怎么就血压高了呢?高在哪儿呢? 这么着,血压使我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失去了成为工人阶级一员的机会,只好继续在地垄沟找豆包。转年当兵体检,同样因为血压高被活活刷了下来。那次打击比招工还大。要知道,那可是“全国人民学解放军”的特殊时期。草绿色的军装,鲜红的领章帽徽,平阔发光的皮带,再挎上带皮套的手枪,威武挺拔,目视前方,军人绝对是全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更是所有漂亮姑娘夜半梦乡中的——用现在的话说——白马王子。甚至刚报名当兵我就已感受到了自己身穿军装回乡探亲时满村少女投来的别有意味的火辣辣的目光。毕竟,掏粪工和解放军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血压计上的那道水银柱硬是跟我过不去——“血压高!”否则,迎娶邻院姑娘事小,如今成为某大军区少将参谋长都极有可能。嗬,将军!比当这个整天愁眉苦脸抓耳挠腮的教授教书匠不知爽多少倍! 岂料,我大概天生是当教书匠的命。回乡第四年的1972年,平地一声春雷,乡亲们推荐我上大学!最后一道坎仍是体检。我战战兢兢坐在医生面前,大气不敢出地注视着血压计上忽上忽下的水银柱。“血压有些高啊!”医生轻轻叹息一声,现出几分不知是无奈还是惋惜的表情。那是一位四十几岁的红脸膛女医生,她沉吟片刻,转过脸来对眼巴巴盯视她的我说道:“孩子,机会不容易,阿姨成全你一回,去吧,上大学去吧!上大学念书不是上天开飞机,从医学角度说,血压高一点儿也不碍事。不过有一点,你可得好好学好好干!”于是我“死里逃生”,在那年“五一”苦丁香满城飘香的日子迈进省城最有名的大学的校门。 几十年一晃过去。血压似乎忘了我,我也几乎忘记了血压这个老伙计。血压找上门来是近几年学校例行教工体检时的事。比如前不久体检,血压140/100,明显偏高。几天后复查,医生碰巧是我熟识的老中医Z医生。他和我闲聊了5分钟。而后一量:120/85,正常!他解释说,量血压前一般要端坐5分钟,而体检时人多,不可能这样,所以结果不同。“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血压不稳是事实。”他还说80%的病都是“心源性”的,即同人的心情、情绪有关,所谓治病,其实是治人,治人的情绪。为什么别人不得而偏偏你得这种病呢?这就是“易患性”,“易患性”即是土壤。医生的职责,主要不是开药打针,而是帮助病人铲除这种土壤。“那么你的易患性或导致血压不稳的土壤在哪里呢?”Z医生的眼睛盯住我的眼睛,“我常在报纸专栏上看你的文章,感觉你入世太深——有社会担当、有正义感当然好,但这容易使人情绪激动,情绪激动了就影响血压。”他最后语重心长地提醒我:到了这个年龄,较之孔孟,应看看老庄。孔孟入世,更为别人的生命质量操心;老庄出世,更为自身的生命质量负责。不管怎么说,往下好好活着再重要不过! 回想起来,四年前我血压不稳时Z医生提议我学苏轼,谓东坡进则孔孟退则老庄,能朝能野,进退自如,“胜固欣喜,败亦可喜”,故而血压笃定不高。四年后的今天他索性让我直奔老庄,尤其直奔庄子的《逍遥游》。而此刻我面前正摆着《逍遥游》:“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译成白话文:最高超的人没有他自己,最神奇的人没有事业,最圣明的人没有名气。 莫非,不为自己、事业和名气所累,才能“逍遥”、才可使血压稳定不成?这我做得到吗?

-----------------------------------------------------------------

以上正文预览由
SOSO新闻
提供,原文地址:http://www.chinadaily.com.cn/hqgj/jryw/2013-04-30/content_8909113.html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逍遥”与血压之间: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