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2014-09-28 米亚编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这样度过秋天

 

 

 

秋天不是村上君最喜爱的季节。流着汗、穿短裤、痛快地喝着冰冻啤酒的夏天,才是他的最爱。

但说来也奇怪,从村上的第一篇小说《且听风吟》开始,当他写下“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这个句子后,秋天,就一直是他小说里重要的场景和意象。

种种细微动人里,村上君笔下的人物这样度过秋天。

——编辑 米亚

 

 

秋日STYLE 1 女友、三明治、旧电影

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去年秋天,我和我的女友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而且两人都饥不可耐。

“没什么吃的?”我问她。

“找找看。”

她依然赤条条地翻身下床,打开电冰箱,找到一块旧面包,放进莴苣和香肠简单做成三明治,连同速溶咖啡一起端到床上。那是一个就10月来说多少有点偏冷的夜晚,上床时她身上已经凉透,宛如罐头里的大马哈鱼。

“没有芥末。”

“够高级的了!”

我们围着被,边嚼三明治边看电视上的旧电影。

是《战场架桥》。

选自《且听风吟

 

 

秋日STYLE2 草香、鸟鸣、用肌肤感受风

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即使在经历过十八载沧桑的今天,我仍可真切地记起那片草地的风景。连日温馨的霏霏轻雨,将夏日的尘埃冲洗无余。片片山坡叠青泻翠,抽穗的芒草在10月金风的吹拂下蜿蜒起伏,逶迤的薄云仿佛冻僵似的紧贴着湛蓝的天壁。凝眸远望,直觉双目隐隐作痛。清风拂过草地,微微卷起她满头秀发,旋即向杂木林吹去。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狗的吠声由远而近,若有若无,细微得如同从另一世界的入口处传来似的。此外便万籁俱寂了。耳畔不闻任何声响,身边没有任何人擦过。只见两只火团样的小鸟,受惊似的从草木从中蓦然腾起,朝杂木林方向飞去。直子一边移动步履,一边向我讲述水井的故事。

 

记忆这东西真有些不可思议。实际身临其境的时候,几乎未曾意识到那片风景,未曾觉得它有什么撩人情怀之处,更没想到十八年后仍历历在目。那时心里想的,只是我自己,致使我身旁相伴而行的一个漂亮姑娘,只是我与她的关系,而后又转回我自己。在那个年龄,无论目睹什么感受什么还是思考什么,终归像回飞棒一样转回到自己身上。更何况我正怀着恋情,而那恋情又把我带到一处纷纭而微妙的境地,根本不容我有欣赏周围风景的闲情逸致。

 

然而,此时此刻我脑海中首先浮现出来的,却仍是那片草地的风光:草的芬芳、风的清爽、山的曲线、犬的吠声……接踵闯入脑海,而且那般清晰,清晰的只消一伸手便可触及。但那风景中却空无人影。谁都没有。直子没有。我也没有。我们到底消失在什么地方了呢?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看上去那般可贵的东西,她和当时的我以及我的世界,都遁往何处去了呢?哦,对了,就连直子的脸,遽然间也无从想起。我所把握的,不过是空不见人的背景而已。

选自《挪威的森林

 

 

秋日STYLE3 听Sinatra、等待春天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西纳特拉有一首老歌名叫《九月之歌》(Sinatra, September Song),大意是:五月到九月太久太长,九月过后日落匆忙。秋意渐渐加深,树木一片红黄,还有几多时光。

听起来——歌固然很好——让我黯然神伤。死的时候最好赶在夏天。

选自《夏天》

 

 

秋日STYLE4 煮咖啡、抽烟、整天发呆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一个人发呆的渡边君

 

一个季节开门离去,另一季节从另一门口进来。人们有时慌慌张张地打开门,叫道喂等等有句话忘说了。然而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关门。房间里另一季节已在椅子坐下,擦火柴点燃香烟。如果有话忘说了,他开口道,我来听好了,碰巧也可能把话捎过去。不不可以了,人们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惟独风声涌满四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季节死去而已。

……

我一个人沿原路走回,在秋光流溢的房间里听双胞胎留下的《橡胶灵魂》,煮咖啡,一整天望着窗外飘逝的十一月的这个星期日,这个一切都澄清得近乎透明的静静的十一月的星期日。

选自《1973年的弹子球

 

 

秋日STYLE4 去纽约、跑马拉松

每次去跑纽约城市马拉松而造访那座城市(这次好像是第四次吧),我脑中都会响起那支瓦农·杜克(Vernon Duke)作曲的洒脱而美丽的歌谣——《纽约的秋日》(Autumn in New York)。两手空空的梦想家们,注定为这奇异的土地叹息。这便是纽约的秋日,我喜爱再次生活在这里。

11月的纽约是在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城市。空气仿佛打定了主意,澄净而晴朗。中央公园的树木开始染成金黄色。天空高不可测,高楼大厦的玻璃奢华地反射着阳光。从一个街区到另一个街区,似乎可以无穷无尽地一直走到永远。伯格道夫·古德曼百货店的橱窗里,展示着高雅的羊绒大衣。街角飘漾着烤椒盐卷饼的香味。

选自《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秋日STYLE5 只做一件事,煮意大利面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横道世之介》剧照。意面是“一人食”的好选择

 

我是一个人煮意大利面,一个人吃意大利面。由于某种原因,和谁两个人一起吃也不是没有过。不过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吃,我觉得意大利面好像是应该一个人吃的料理。至于理由何在,则不清楚。

意大利面总是附有红茶和沙律。装在茶壶里三杯份的红茶,和只有生菜拌小青瓜的沙津。把这些整齐地排在桌上,一面以斜眼瞧着报纸,一面花上长长的时间,一个人慢吞吞地吃意大利粉,从星期天到星期六,意大利粉的日子接连不断,这结束之后,新的星期天起,又开始了新的意大利粉的每一天。

一个人吃起意大利面来,连现在都还觉得好像听见敲门的声音,有人走进房间里来似的,尤其是下雨天的下午更是这样。

……

春、夏、秋,我继续煮着意大利面。

……

意大利面在蒸气中被生下来,就像江河的流水一样,流过一九七一年时光的斜坡,然后匆匆逝去。

选自《一九七一年的意大利面》

 

 

秋日STYLE6 坐火车、看风景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还是在德国东西分裂的时候,坐穿越东德国的列车。记得是丛柏林到奥地利的列车。有餐车,正是我想要的那种古典餐车。穿着白色上装的年长服务员走过来,从口袋中拿出短铅笔,用像听合并症症状似的表情连连点头,沉默地记下点的菜。在那天推荐菜单中,我选了啤酒,汤,蔬菜色拉,胡椒牛排。

 

在上菜之前,我一直眺望窗外的风景,旧东德风味街道,一条接一条地从眼前掠过。秋天的日光平稳温和,建筑的房顶散出明亮的光。有河,有树林,有柔软的草原,天上的云缓缓地流过去。如果说有什么让人抱怨的地方,那就是上的菜难吃得要命。要说到底有多难吃呢?这么说,十多年之后的今天,那个难吃劲儿也能回忆的一清二楚,就是这么难吃。

选自《要是有餐车就好了》

 

 

秋日STYLE7 在中央公园跑步、去咖啡店吃早餐

在中央公园跑到上城区,然后转个圈回旅馆,大概近10公里,正是舒服的距离。空气也好,公园里几乎没有交通信号。季节是秋天,微微出汗的程度。淋浴后换好衣服,走进附近的咖啡屋,点一份香肠鸡蛋和煎薄饼当早餐。一边喝热热的黑咖啡,一边还想着隼的事。那隼君可找到了全套的早餐了?

我几乎愿意打赌,早上六点多的时候遇见一只美丽的隼,像这样美好的一天,可是不多的。

选自《中央公园的隼》

 

 

秋日STYLE8 听古典乐、做菜、恋爱

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我自己也不明白何以对别人家的厨房如此关心备至。其实我无意查看他人的生活细节,不过是厨房里的东西自然而然地映入自己的眼帘。罗杰的《枯叶》放完,换成弗兰克管弦乐队的《纽约之秋》。我在秋日的晨光中出神地望着餐桌上排列的锅、碗和调味瓶等物。厨房俨然世界本身,一如莎士比亚那句台词:世界即厨房。

……

我用锅烧开水,从电冰箱拿出西红柿,又切了大蒜和手旁一点青菜做成西红柿酱汤,然后加进斯特拉斯堡香肠咕咕嘟嘟煮了一阵子。同时细细切了甘蓝和圆椒,做个色拉。又把咖啡放入咖啡壶,在法国式面包上淋了点水并用箔纸包住放入微波炉加热。准备妥当后,我叫醒女孩,撤下客厅茶几上的杯子和空瓶。

选自《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秋日STYLE9 在公园长椅坐下、吃热乎乎的面包

 

偶尔在商店街的肉铺买到刚炸好的可乐饼。然后又在隔壁面包店买到刚出炉的吐司面包,到附近的公园,用面包夹可乐饼,不去想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吃。世界虽然有许多美食家的餐厅,可是在舒服晴朗的秋天午后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丝毫不必客气地啃着热呼呼的可乐饼面包的喜悦,还有什么可以匹敌呢?不,没有。

选自《和可乐饼的蜜月》

 

 

秋日STYLE10 决定你一生的志业、并且坚持

如何度过这个秋天

 

在夕阳下奔跑的村上,坚持每天已跑步32年

 

 

我33岁那年秋天决定以写小说为生。为了保持健康,我开始跑步,每天凌晨4点起床,写作4小时,跑10公里。

……

说起坚持跑步,总有人向我表示钦佩:“你真是意志超人啊!”说老实话,我觉得跑步这东西和意志没多大关联。能坚持跑步,恐怕还是因为这项运动合乎我的要求:不需要伙伴或对手,也不需要特别的器械和场所。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选自《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编辑 | 米亚 村上小站有修改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如何度过这个秋天: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