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银座线地铁里的大马猴的诅咒

村上春树:银座线地铁里的大马猴的诅咒

2013-09-10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银座线地铁里的大马猴的诅咒

 

文/村上春树

 

 

前几天乘地铁,对面座位上坐着显然是母女的一对女性。两人都把同一百货商店的手提袋放在膝头,长相简直是一个瓜的两半。

 

我也闲着,一边不时瞥一眼打量两人,一边心悦诚服的思忖:到底是母女,端的一模一样,这女孩长到一定年纪,必定又是同样的婆娘。不料车到赤坂见附站停下时,上年纪的女性一声不响地独自下车而去,总之就是说两人不是母女,完全是路人,只是相邻而坐罢了。

 

我时常会这样的出错。原因在于我的判断力有缺陷(大约有缺陷),而想象力又快步抢先了。所以一旦认定是母女,两人的母女性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径自前行了,这是很伤脑筋的事。

 

尽管如此,那两人未尝不是真正母女的可能性至今仍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总以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两人对自己本是母女这一事实始终蒙在鼓里。

 

譬如说,那年轻姑娘有可能在还是婴儿的时候——例如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那年——在密林深处被大马猴抢去了,母亲摘完草莓回来时婴儿已不在那里,只剩下小绒帽和大马猴毛。

 

此后二十二年过去了,女儿被大马猴养到八岁,后来被镇长家领养,出落成漂亮的姑娘,今天是来银座松屋店买不锈钢胡椒瓶的。而她母亲以为她已经死了,因此即使在地铁里坐到一块也没意识到那就是自己女儿。大马猴的诅咒锁定了她俩不放。

 

 

 

主页君按:本文的翻译者是林少华先生。特别感谢义工“渡邊徹”录入此文。

 


村上春树:银座线地铁里的大马猴的诅咒: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