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来想一想风

村上春树:来想一想风

2013-07-31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来想一想风

 

/村上春树

翻译/赖明珠

 

我记得是十八岁的时候,读了楚门卡波提(truman capote)的短篇小说《关上最后一扇门》(shut a final door),最后一节一直留在头脑里。是这样的文章。

 

“然后他把头压在枕头里,用双手把耳朵掩住,这样想,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我非常喜欢最后“ think of nothing things, think of wind.”的文章。那语感要正确翻译成日语真的非常难。就像楚门的很多美丽文章那样,写出唯有从其中所含的某种声音语感才能产生的心境。因此,每次有什么难过的事或悲哀的事时,我总会自动想起那句话。“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然后闭上眼睛,闭上心,只想风。吹过各种地方的风,各种温度,各种气味的风,我觉得确实有用。

 

我曾经在希腊一个小岛上住过。偶然去到一个没有任何熟人的岛上,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岛。当然除了我们两人(指我和妻子)之外也没有日本人。以简单的希腊语单字总算解决现实生活,接下来就只面对书桌工作。季节是秋天。工作空档常常散步。那时候,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每天都只想到风。不如说,我们名副其实好像活在风中似的。大多是微风,有时风会变强。大多是乾风,有时含有湿气,极稀罕地偶尔带来一阵雨。但无论如何,那里经常有风,我们随着风醒来,随着风行动,随着风入睡。

 

无论去哪里,风都跟在我们后面来。到港口边的咖啡店,风把遮阳伞边缘忙碌地飘扬起来。到无人的帆船码头,船桅不断发出喀答喀答喀答乾乾的声音。走进林间,风一边轻抚着绿叶一边往四处移动。风把浮在海上的白云吹到某个远方的岸边,又静静舞动开在书桌前窗子边的九重葛花。把路过卖货人的声音传来,把谁家烤羊肉的香味阵阵飘来。我们几乎片刻都无法忘记风的存在。

 

我去过世界许多地方,但没有像住在希腊岛上时,那样肌肤深深感觉到风的存在过。我感觉到我们简直像是三个人悄悄挨著肩膀,生活在那岛上似的。我们两人,和风。为什么呢?也许本来就是那样的地方。那里,或许风是拥有灵魂般的地方。因为真的是,除了风之外几乎一无所有的,安静小岛。或者,在那里的期间,我正好进入深刻思考风的时期。思考风这件事,并不是谁都办得到的,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办到的。人真的能思考风,是在人生中的一个很短时期。我这样感觉。

 

——————————————————————————————

本账号接受小额捐助,如捐助本账号——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在手机上通过支付宝进行捐助!或回复“捐助”也可开始进行。

 


村上春树:来想一想风: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