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穿梭于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

参考消息网3月13日报道  作为当代日本在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作家之一,村上春树在全世界都有着广泛的书迷和受众,其作品已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而新书《刺杀骑士团长》,在日本创造了三天卖40多万册的好成绩,更是掀起了一股热烈讨论的风潮。据出版社透露,该书中文版在预售期销售已逼近10万册,今年3月10日正式面市。

3月10日下午,在北京爱琴海单向空间书店,村上春树新书《刺杀骑士团长》分享会举行,各位文学大咖围坐一团,谈论村上的那些事儿。

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穿梭于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
村上春树新书《刺杀骑士团长》封面

刺杀骑士团长》关于什么?

责编姚东敏介绍道,书名一出来的时候,引起了很多讨论,大家谈论会不会东野圭吾式的?读者更是有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猜想。

“村上春树各种作品的特点在《刺杀骑士团长》里有很综述式的表现,而且统一到一个大框架上,拿捏得比以前更加软熟一些。”“我喜欢他的风格,那种一本正经的幽默感——在书中仍然非常熟悉和清晰。”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室主任黄昱宁如此形容《刺杀骑士团长》。

责编姚东敏介绍了书的梗概,“《刺杀骑士团长》其实是一幅画的名字,这幅画隐藏很多的历史。主人公是一个36岁的天才肖像画家,他在整部作品当中没有出现姓名,通篇都是以‘我’这个视角出发,‘我’本来是画油画的,但是毕业之后迫于生计改画肖像画,临近结婚六周年纪念的时候,对太太说,我一觉醒来觉得没法跟你过下去,这样‘我’离家出走,开始一个多月的游历”,读者可以预想后面自然发生了各种村上春树般的神奇故事……

姚东敏称:“书中元素非常多,有流浪、暗杀、失踪、穿越、战争、婚变,自带奇幻和旋翼的属性,同时里面又交织历史真相、战争的创伤、人的内心与救赎,人性当中善与恶劣较量,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的穿梭,是非常丰富的一部作品”。

专栏作家苗炜则剧透了一个细节,讲起《刺杀骑士团长》让他印象最深的一个短篇小说,好像叫“20元”,“有一个和尚来到墓里面,外面人总听到里面的和尚敲钟,最后把他挖出来,发现他在地下埋了很多年没死。和尚被挖出来以后复活,因为觉得在地下受很多年苦,就开始胡吃海塞,破坏了大家对佛教的信仰。”对此,他评价道,“村上的小说包含的短篇小说特别有力量,这个短篇小说也跟村上的长篇有密切的关系。”

作家杨葵表示《刺杀骑士团长》会有特别的阅读关卡,“写小说和绘画这两件事情好像是文艺里面最具代表性的。而《刺杀骑士团长》这个小说在这两者之间,因为本身这个‘我’写是一个写作者,‘我’又是36岁的画家。”

对于小说的更深内容,杨葵也给了提示,“你看一幅画,如果换个角度可以看到另外一种表达,每个人也是这样,表象内心也是两面的,这也是村上在书当中着力想要探讨的一个部分——人性的善恶,涉及后面对于人的一些内醒、自我救赎,有很深的内容”。

村上春树的特质是什么?

村上春树已经70岁,他是一个很勤奋的作家。姚东敏介绍道:“村上春树的文学偶像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偶像是偶像,标杆是标杆,他毕竟还是村上春树,所以他有自己独有的写作风格、写作路数。”

村上独特的个性也在一件趣事中可窥见一斑。

在豆瓣上曾有一个读者看了日文版新书,给村上春树写信道:“很遗憾我不喜欢你的《刺杀骑士团长》”。而村上给他回信说“我也很遗憾,但是你不喜欢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写完的东西,它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只在乎下面要写什么”,村上还说“你对小说的追求和我对小说的追求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各自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王向远认为,村上春树建立了一种新的叙事模式。

他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在现实层面走现实主义的路是走不通的。黄昱宁说:“村上春树好玩的是,对待超现实的时候仍然用貌似非常现实的态度,就好像这个人就住在我隔壁,突然来一个蒙面人,我不需要交代他,我就是认识你。村上的对话写的跟相声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包袱甩过来我就接住,外星人这样的存在,他完全不见外。这对每个人的黏性不一样,但是耳目一新的地方在于,这里的主人公是这样生活的。”

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穿梭于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
作家村上春树(图片来自《卫报》英文网)

杨葵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写作这件事情要排除掉特别信息化、特别精妙的东西,它要的是一个特别笨拙的样子。而村上春树是一个爱跑步的人,每天定时定点跑步,对他来说,写小说远不是一个文艺工作,而只是一项工作,这也就是他说的为什么要做笨拙的事情。”

此外,杨葵还表示从消息上来看,村上春树的文学性越来越强,但是到《刺杀骑士团长》仍是写作畅销书的状态。

“他写作的调子和整个节奏的安排,像《刺杀骑士团长》里每一个细点揪出来,都是畅销书的方法,跟我们通常所谓的文学性的写作,比如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完全是两个样子,《被掩埋的巨人》不考虑这些东西。但是我认为村上写作一直很在意整个节奏,包括整个调调,都是畅销书的路。”

杨葵还抛出了一个“作为一个日本人对村上写作影响”的猜想。

在《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书中,讨论过关于参与和个性的问题,村上有一点纠结。“你可以顺着想,比如他对自己小说的畅销和他所要追求的东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其实体现你的参与度可以有多大。所以他拿这个问题和河合隼雄讨论的时候,河合隼雄讲,日本这个民族就是特别喜欢参与的民族,在日本民族里讨论个性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很难实现。”杨葵说。

刺杀骑士团长》有什么突破?

刺杀骑士团长》分成两部,第一部是显形理念篇,第二部是流变隐喻篇。姚东敏认为,书名中的“理念”和“隐喻”是非常抽象的词,“在《刺杀骑士团长》中,我认为村上春树把抽象的概念进行了具象化的实验,《刺杀骑士团长》中,理念化身为骑士团长,来到我们面前,隐喻化身为长脸人、双重隐喻的白色斯巴鲁男子,有了更具体的形象,这是一个突破的地方。”

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穿梭于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
村上春树新书《刺杀骑士团长》分享会现场

而黄昱宁表示:“隐喻可以用文本细读的方式尝试双重语意,但是有趣的地方并不在于这个东西指什么,而是他一路这样写下来的推进方式,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他不去考虑这么写是否合适,而是特别自然地把一件事情跟另一件不相干的事情扯起来做一个比喻。”

姚东敏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在《刺杀骑士团长》中,人物的个人生活方式没有特别大的转变,还是喜爱听音乐、画画等。“但是在故事最后有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他的家庭结构里面出现下一代,这是在村上之前作品中从没出现过的,而且真的展现了一位慈父的形象,他是不是试图进入他的下一个创作阶段,在表达他现在的思考?”

“到现在我也能想象出来60厘米高的骑士团长的形象,他说话的语气、风格,他就变成一个人物参与到故事情节当中,而且写的人不觉得荒诞,让你读的时候也会不觉得荒诞,这个感觉,我连这样写的勇气也没有,这个只有他做得到。” 黄昱宁敬佩地感叹道。(文/朱柒柒)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穿梭于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