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稿 | 遇见百分百月饼

2014-02-27 青小小姐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遇见百分百月饼

 

                             文/青小小姐

 

 

糕点师取出面粉、糖浆、花生油、小苏打,倒进巨大的搅拌器里,机器开始发出“嗡嗡”的声响。不远处依次摆好的十几个不锈钢容器,上面贴着“红豆”、“蛋黄”、“牛肉”、“莲蓉”等标签,那是已经熬制好的馅料。站在传送带两旁的一排排制饼工人把馅料在指尖聚拢,放进皮中——透明手套上浸着油,在灯光下明晃晃的,每次都只抓那么刚刚好的一小坨,可谓精准无比——最后则是伴随着“咔哒”声的月饼模具从空中渐次压下,成型的月饼再刷上蛋汁,进入烤箱焙成漂亮的黄色,在月饼边缘开始变硬的时候取出,检验,包装,出厂。

 

你在成都春熙路的某家糕点店里和我在厦门乐购商城里看到的月饼当然都是出自刚刚所说的这家工厂,甚至于是来自同一时刻、左右相邻的两块月饼也未可知。

 

在中秋节即将来临的那天傍晚,太阳已经沉入大海,我从昏暗的床上爬起来,宿舍空无一人——其他人都出去约会了——此时我深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月饼正在文殊院旁边的那家乳酪蛋糕店里等着我——尽管此时我尚未与他见面,更没有付钱买下他——这份感情我却已明了于心。

 

我急忙穿戴整齐,千方百计才在郊区拦下一辆出租车,40分钟后,等我急忙冲进乳酪店时——要知道这可是中秋前夕,正有无数块月饼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然而没有任何意外地,我一眼便认出了他,静静躲在第二排货架右手边角落的蛋黄口味月饼,他明晃晃的身子——或者说油乎乎恐怕更为妥当——恰如当年在制饼厂的灯光下一样,他长得一副十足的月饼样,与身旁的许多块没有任何差别,包装纸上亦无特殊的记号;生产日期的数字更是普通——既非我的生日也非我中意的数字;价格不高不低,想必味道也是马马虎虎,无甚特别。可我必须强调,只有我和他知道,他是属于我的百分百月饼。

 

可就在我细细打量他的时候,一位面容姣好、打扮入时的女子走上前来,毫不犹豫的拿起他、放入购物篮、转身、去收银台结账,推门,走了出去。整个过程流畅的不到半分钟,她从容不迫,胜利的无懈可击。

 

我却傻傻地楞在了原地,从此,失去了本该属于我独一无二的百分百月饼。

 

许久之后我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呢,只觉得她刹那间把整个蛋糕店都搬空了。正如小时候本来买给我的公主裙却被姐姐穿了去,中学时代以为喜欢自己的男孩却跟我最好的朋友表白。这种糟糕的感觉到我二十岁的时候居然还在延续。可气的是,这完全是出于我自己的疏忽:因为那一刻,他明明就在我的面前,我却让别人带走了他。

 

大火从我脚下烧起,沿着双腿,火势越来越旺,烧断了我的腰,烧光了我的衣服我的头发,烧焦了我的五脏六腑,也烧坏了我的心——只剩一颗光秃秃的脑袋,上面勉强嵌着两瓣干裂的嘴唇,和被大火熏得不断流汗的眼睛。

 

如所有故事一样,我独自一人离开,门外大雨滂沱。连续错过两班返校的公车,等我爬上末班车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挨着最后一排的窗边坐下,车窗就像一块巨大的玻璃橱窗,里面展示着人们精致的脸庞和服饰,城市永远上演着一场大戏,其间有悲有喜,却没有最终的结局。

 

此后,我的生命中再无中秋夜,也再没遇到让我心动的月饼。

 

————————————————————

 

分享朋友

点击右上角按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朋友圈”。

 

关注帐号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CSCS208209”。

 

昨日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到昨日分享的一篇文章——《我们的文学遗产》。

 

 

文 艺 连 萌——物 质 时 代 的 修 行 者

 


原创投稿 | 遇见百分百月饼: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