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意义

以前我觉得人生是悲哀而沉重的,后来我觉得人生是虚无而轻浮的,现在的我则在轻与重之间徘徊。很久以前,其实也不是很久,我的脑子就开始浮现出一个问题,即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自从摆在我的面前之后,就一直在困扰着我,让我怀着忧愁与苦闷度过了我青春岁月。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试图找寻存在的意义,从书本中,从生活中,从他人的生活中。在找寻的过程中,我变得悲观、沉默寡言、不与人交际,沉溺在自我的世界里。
然而我找到答案了吗,答案很多,但并没有一个适用于我。以至于我后来觉得,一个人并不需要知道存在的意义,也能生活下去,有可能更好地生活下去。我之所以会想这个问题,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其中最直接也最根本的就是身边亲人的不断死亡。死亡,这个字眼,头一次真真正正地进入我的头脑,让我开始省察我的人生,甚至省察整个人类存在的意义。我想这是走向觉醒的开端,当然也可能是走向痛苦的开端。
生命有意义吗?没有吗?生命需要意义吗?不需要吗?这是一个问题。在这个忙碌而喧嚣的的世界,可能很少人去思考这个问题,也很少有人去考察生命的本质。所以我们这个时代没有真正的哲学家和艺术家,大多都是跳梁小丑。我们这个社会实在是太商业化了,一切都可以拿来明码标价,所以无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到市场上总是跌价。我们生活这样的社会,实在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村上写过一个短篇小说叫《》,女主人公感觉到自己像一个机器在活着,义务性地做饭、带孩子、做爱,找不到自我存在的价值。村上将其归结为社会倾向性的偏颇,其实就是人的异化。异化这个词是跟着现代主义连在一起的,因为所有的现代主义的小说基本上都是对人的异化的揭露与控诉。
所以我们有了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我们觉得我们生活的世界像一个体系庞杂的城堡,我们只能靠追忆逝水的年华来生活,我们在挪威的森林里迷失了自我。

 


活着就是意义: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