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 东京之旅

来源:(海外文摘) 2013.05.25

壹 神宫棒球场

东京养乐多燕子棒球队的主场,村上春 树的写作生涯开始的地方。

记得养乐多燕子队的投手是安田。他是 个五短身材、胖乎乎的投手,善投一手 极难对付的变化球。安田第一局轻轻松 松叫广岛的进攻线吃了个零蛋。接着,在 第一局的后半场,第一击球手、刚从美国 来的年轻的外场手迪布·希尔顿,打出了一 个左线安打。球棒准确地击中了速球,清 脆的声音响彻球场。希尔顿迅速跑过一垒, 轻而易举地到达二垒。而我下决心道“对 啦,写篇小说试试”,便是在这个瞬间。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贰 丹尼兹

小说《天黑以后》开始的场景。

“不坏。鸡肉沙拉和酥脆的面包片。在‘丹 尼兹’我只吃这两样。”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看菜单呢?”

他用小指拉了拉眼角的皱纹。

“想想看。走进‘丹尼兹’,菜单都不看就 点上鸡肉沙拉,那岂不是太没情调了? 这就好像告诉全世界, ‘我总是来丹尼兹, 因为我爱这里的鸡肉沙拉。所以我总是 装样子打开菜单浏览一下,假装在全盘 考虑之后,我才选择了鸡肉沙拉。’” 《 天黑以后

叁 神宫外苑

村上春树在东京最爱的跑步路线。

《爬行动物》是最最适合在不慌不忙地 跑步的早晨听的歌集。丝毫没有咄咄逼 人和矫揉造作。节奏永远可靠,旋律自然 无比。我的意识被静静地拽进音乐之中, 双腿配合着节奏有规律地向前踏出,向 后蹬去。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肆 首都高速公路

1Q84》开场于这条高架高速公路上的 一次堵车。

计程车的收音机,正播放着FM 电台的 古典音乐节目。曲子是雅纳切克作曲的小 交响曲《SINFONIETTA》。在被卷入 塞车阵的计程车里听这音乐实在很难说 适合。司机看来也没有特别热心地听那 音乐的样子。中年司机,简直像站在船头 观察不祥海潮浪势的老练渔夫那样,只 能闭口眺望着前方整排不断的汽车行列。 青豆深深靠在后座,轻轻闭上眼睛听着 音乐。

1Q84

伍 大仓饭店

1Q84》里设置的最离奇场景之一。

凭借其高高的天花板和柔和的灯光,大 仓饭店主楼的宽敞大厅看起来就像一个 巨大的时尚洞穴。洞穴的墙壁上,仿佛被 掏空内脏的一只动物在叹息,反射着人 们坐在大堂沙发上的窃窃私语。地板上 厚实又柔软的地毯,本来可以充当远在 北部一个岛屿上的原始苔藓。它吸收了 迈进时间积累的无限跨度的脚步声。 《 1Q84

陆 神奈川县

位于东京以南,村上春树每周都在那里 住上一段时间。

当你还年轻,并如我们一样深爱 眼前的世界让你困惑 人们为什么如此伤害我们? 只有那些深爱之人才了解 一座无憾城市的威力 《城市无憾》Gene Pitney

柒 纪伊国屋书店

村上春树到这家书店里买来书写工具和材料用于写作他 第一部小说《且听风吟》。

回到家里,坐在书桌前——好,动手写啦! 这时候才发现, 我连一支正儿八经的钢笔都没有,于是去了新宿的纪伊国 屋书店,买回一沓稿纸,和一支一千多日元的水手牌钢笔。 一笔小小的投资。

那是春天的事儿。到了秋天,一部二百来页、每页四百字的 作品写完了。

《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捌 普拉达店

村上春树东京办公室附近的展示建筑之一。

需要时,青豆就去青山的时装店逛逛,买一套“杀手装”,再 配上一两件合适的首饰,买一双高跟鞋,就好了。平日的她, 总是穿一双平底鞋,头发拢在脑后梳成一束。用肥皂仔细 地洗脸后,只抹一点面霜,皮肤就总能光润夺目。只要有一 个清洁健康的身体,就别无奢求。 《 1Q84

玖 青山一丁目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的主要场景:地铁站。 从柱子后面走出来,我们登上了平台尽头的梯子,冷淡且无私, 仿佛我们每天都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在栏杆周围踱来踱去。 有几个人朝我们看过来,表现出惊慌。我们身上都沾满了 泥巴,衣服湿透了,头发乱蓬蓬的,眯眼看着普通灯光—— 我想我们看起来并不像地铁员工。那我们到底是谁?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拾 中村屋咖啡厅

1Q84》中人物聚会的一个中心场所。

“傍晚6 点,你去新宿的中村屋,我会用我的名字预订里 面一张比较安静的桌子,我们公司可以赊帐,想吃喝什么 尽管点好了。你们两个人好好谈谈。”

1Q84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村上春树 东京之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