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之独语--关于《挪威的森林》

很长时间都不敢碰《挪威的森林》。仿佛随意翻开一页,都会被一种情绪刺痛。其实这是一种冰凉的情绪,忧郁的、无奈的、迷惘的、失落的。也许,真正刺痛我的,正是那冰凉中强烈的孤独感吧。

直子与绿子,渡边在其中矛盾着奔突着。这并不仅仅是对爱情的选择,更重要的是对生活态度与方式的选择。我同意何君的话:爱情只是渡边试图通过此到达社会的一种方式。永泽选择了自我奋斗,渡边选择了爱情。他需要直子达到灵魂的宁静与解脱,同时需要绿子为他灌注生命的灵动与激情。爱情不是绝对的,而生与死是绝对的,自我与社会是绝对的。逝者在生者的心中永存,成为不可企及的永恒;灵魂在逃避与溶入中选择,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此时的渡边还有什么呢?只有孤独,还是孤独。

印象极深的,是“敢死队”留给渡边君的那只火虫儿。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却终成大家笑料的“敢死队”消失了。火虫飞走的时候,“淡淡的光在黑暗中滑行开来,那微弱浅淡的光点,仿佛迷失方向的魂灵,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往来徬徨”……这不正是渡边君?这不正是孤独中的你我?

关于《挪威的森林》,何几页君已经写得深刻而透彻了。不敢狗尾续貂,只是一点情绪不吐不快,以博一粲罢了。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萤之独语--关于《挪威的森林》: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