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你我之间有某种特别的东西

村上春树:你我之间有某种特别的东西

2013-08-26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你我之间有某种特别的东西

 

/村上春树

翻译/林少华

 

 

从初中到高中,岛本始终没有男朋友。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美貌少女,主动搭话的人不是没有,然而她几乎不同那些男孩子交往。也做过这方面的努力,但持续时间都不长。

 

肯定是由于我喜欢不来那个年龄的男孩子。知道吧?那个年龄的男孩子都那么粗野,只想自己,脑袋里除了往女孩裙子里伸手没别的。一碰上那种情形,我就失望得不行。我追求的,是过去跟你在一起时存在的那种东西。

 

喂,岛本,十六岁时我也是只想自己,也是脑袋里只有往女孩裙子里伸手的念头的粗野男孩,千真万确。

 

那么说,幸亏那时候我们没见面哎,或许。说着,岛本轻轻一笑,十二岁时分开天各一方,三十七时如此不期而遇……对我们来说,怕是这样再合适不过。

 

真的?

 

如今的你也多少开始想往女孩裙子伸手以外的事了吧?

 

多多少少。我说,或多或少。不过,若是你对我脑袋里的念头放心不下,下次见面还是穿长裤保险。

 

岛本两手放在桌面上,笑着注视良久。手指上依旧没戴戒指。她常戴手镯,手表也常换花样,耳环也戴,惟独不戴戒指。

 

再说我不乐意成为男孩子的累赘。她说,晓得吧?很多事我都做不来。郊游啦游泳啦滑冰滑雪啦跳迪斯科啦,哪样我都不行。连散步都只能慢走。论起我能做的,只限于两人一起坐着说话或听音乐,而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没办法长时间忍耐。我不愿意那样,至少不想拖累别人。

 

这么说着,她喝了一口加入柠檬的矿泉水。这是三月中旬一个暖洋洋的午后,在表参道步行的人群中,已有年轻人换上了半袖衫。

 

即使那时候我同你交往,最后也肯定成为你的累赘,我想。你肯定要腻烦我的,你肯定想飞往更有动感更为广阔的天地,而那样的结果对于我怕是不好受的。

 

瞧你,岛本,我说,那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我想我不至于腻烦你。为什么呢,因为你我之间有某种特别的东西,这点我非常清楚。口头是无法表达,但那东西的确就在那里,而且非常非常宝贵。想必你也心里明白。

 

岛本没有改变表情,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没有任何值得自豪的东西,而且比过去还要粗野、自大和麻木不仁。所以,也许很难说我这人适合你。不过有一点可以断言:我决不会腻烦你。这点上我和别人不同。就你而言,我的确是个特殊存在,这我感觉得出。

 

岛本再次把视线落在自己放在桌面上的一双手上,像检查十指形状似的轻轻摊开。

 

嗯,初君,她说,非常遗憾的是,某种事物是不能后退的。一旦推向前去,就再也后退不得,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假如当时出了差错哪怕错一点点那么也只能将错就错。

 

注:本文选自《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你我之间有某种特别的东西: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