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的美

在最流行村上春树的小说时,曾在书店翻过他的《挪威的森林》,感觉不怎么样,大概是我对流行的东西有天然的排斥感,影响阅读情趣之故吧。

再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是在大家都已经把村上忘记的时候,是在我们这里再也买不到他的书的时候,经好友再三推荐,辗转反辙,在出差时候买了他的书,虽然封面有点残破(我一般是很不喜欢看盗版和有瑕疵的书的,因为很影响阅读的心情),还是看了起来。

这是个爱的世界,这里有爱的心灵爱的心路,如此的强烈和浓艳,这又是个美的世界,美得凄然凌厉,不动声色地直抵你心底最深处,在初春的深夜,看完了直子,看完了渡边,看完了木月,看完了整个青春的世界。

“我希望你永远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个人。” 直子当然知道,总有一天,爱人脑中的记忆会渐渐褪色,在阴暗的“记忆边疆”里化作春泥;直子更知道,她爱渡边,爱木月,她内心深深地希望能够把自己的全部和美都献给心爱的人,她努力她挣扎她抗争,她多么迫切地希望她的内心能安然地接受渡边,接受整个现实的世界。但她失败了,十七岁的木月永远在她的世界里,他给了她太多的爱,也就等于给了她太多的承载太多的负担。她不能给全部,对渡边。她选择了木月,选择了永远的二十一岁,选择了她心灵深处最美的安宁。直子走了,初美也走了,木月早就走了,世界上所有的最美好的东西都要消失的,美都是残缺的,都会象美丽的樱花般凋零破败化作泥土埋在尘埃般的世界里。
我们活看,只须考虑怎样活下去就够了,渡边最后也知道,他已经不在意了,他也无法再在意了,埋葬了直子的同时,他也就埋葬了自己的青春。在广阔的空间里,没有他的世界,在喧闹的芸芸众生中,侵蚀的是他所有的寂寥和孤独。他在还债,在还本不应该是他的心灵之债,他还存在,他也就无处逃遁,他对绿子说:我有很多话要说,必须对她说。在这个世界上,除她以外别无所求。我想见她,一切的一切从头开始来过。

笙箫鸣起来,哀婉凄烈,洞箫声愈来愈低沉,愈来愈凄咽,好似把满腔的深情都吹了出来,整个森林在慢慢漂移,远去。。我在想,当隐藏了自己对世界的抗争和无能为力而不试图作出任何解释时,说明我们彼此已慢慢成长、老去,而我,就把所有的虚空和困惑,失望和软弱都深埋心底,紧闭双唇,唯留一种美伴着生命一路前行。

 

作者:如水漾漾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