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季节读村上春树/赖明珠

本文作者:赖明珠 (2008.12.19)

村上春树作品中文版的主力译者                        bookstore0809

1947 年生于台湾苗栗,中兴大学农经系毕业,日本千叶大学深造。回国从事广告企画撰文,喜欢文学、艺术、电影欣赏及旅行。1986 年为时报出版翻译《1973年的弹珠玩具》和《遇见100%的女孩》开始,迄今己被誉为村上春树在台湾的第一人。

「不知不觉,村上春树的作品在我的生命里占据了重要的地位,我已经不太可能再去翻译别人的作品了,因为要认识一个人、熟悉一个人,需要很长的时间」赖明珠说。

新加坡马拉松刚落幕,紧接着台北马拉松又将于21日登场。最近亚洲各地都在举行马拉松赛跑。全世界有没有一位小说家像村上春树这样努力跑马拉松?

『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中文版新书一出,立刻引起读者热烈回响。在全球景气低迷之下,尤其需要这样鼓舞士气的作品。从网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第一次拿起村上作品的新读者,读后开始想跑步,而已经在跑步的人更对本书深感共鸣的报导。

从书中可以知道村上从日本各地的马拉松,到海外的雅典、夏威夷、纽约、波士顿等,26年来平均每年跑一次马拉松。而他的小说更被翻译成40种以上不同语言,几乎遍布全世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令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原来他的写作和跑步关系非常密切。

上个月一日在东京大学的山上会馆,举行「东亚与村上春树」研讨会,由藤井省三教授主持。与会者包括来自韩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八位学者和四位译者。不同于二○○六年三月由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在东京、札幌、神户所举行的「寻村上冒险记」研讨会,有十七国二十三位译者、作家、学者齐聚一堂,讨论世界各地不同语言的读者如何接受村上文学。这次则聚焦在东亚,尤其以韩国和华文圈为重点。

韩国金良守教授提出村上文学对韩国的影响。近年来在东亚越境文化交流越来越盛,例如电视剧的韩流几乎席卷全亚洲。韩国在光复后一度禁止日本文化的传播,近十数年才逐步开放。随着各方面的解禁,民主化浪潮的推进,与年轻人追求美国化新生活的趋势,加上村上作品的"无国籍性" "都会感"引起读者的共鸣。

尽管评论家意见纷歧,村上作品依然受到读者压倒性的欢迎。任明信教授则强调2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年轻读者层将村上小说当作成长小说,伴随自己的成长。自从『挪威的森林』以『丧失的时代』书名于1989年出版到现在已售出70万本。之后村上春树的所有作品都被介绍到韩国,影响所及其他作家的日本小说也大举进入韩国出版市场。到2006年日本小说的翻译达到462种之多。

台湾辅仁大学博士班的张明敏,不但翻译了藤井省三教授的『村上春树心底的中国』并翻译村上春树所译钱德勒的『漫长的告白』译后记。她介绍村上春树作品在台湾普及的情况。1986年由时报出版社出版『1973年的弹珠玩具』中文版是村上作品第一个海外译本。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关诗珮助理教授指出,香港台湾同样使用繁体字,但香港介于两岸之间,读者不但便于接触台湾的繁体字版和大陆的简体字版,并可以比较中文版和英语版的优劣和特色。

北京外语大学讲师杨炳菁指出大陆林少华的翻译,倾向于「归化翻译」,将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结反映在译本中。这和一个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以「归化翻译」为主流一致,主张去除异国风味,读来应像中文创作般流畅。但鲁迅强调「宁信而不顺」是五四运动推行白话文以来,为了介绍异国文化和新表现法,主张尽量保持原文的特色更重要的「异化翻译」。笔者也比较赞成后者。

哈尔滨工业大学于桂玲则比较1991年大陆「舞舞舞」三种翻译版本(张孔群译、林少华译、冯建新˙洪虹译)。书中外来语多,由于当时缺乏参考资料,翻译十分困难。

由于早期大陆对美国式生活的陌生,对书中所提到的许多车名、曲名、歌手名、服装品牌名等,感到难以翻译。

事后林少华与笔者谈起,当世界正在听披头四的歌曲时,大陆还在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不过解放后尤其今后中国大陆的遽变不容忽视。

新加坡的情况,据香港城市大学吴耀宗副教授指出,新加坡人口四百万,华人占76.6%、马来人占14%、印度人占7.9%、其他人占1.4%,因此英语、华语、马来语、印度语四种语系的文学并存。政府政策则以英语为主要语言,华语等母语为辅。学校教育小学总学习时数的29%以下,中学19%以下,使用母语,其余时数全部使用英语,因此中文读者越来越少。

新加坡以前和香港、台湾一样使用繁体中文,后来改用简体中文,40岁以上的人习惯看繁体字(包括他本人),40岁以下的年轻人则习惯看简体字。由于市场规模小,因此并没有新加坡自己的翻译​​版本,因此读村上春树的作品,有人读美国或英国进来的英语版,有人读台湾、香港的繁体版和大陆的简体版。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Faye阮Kleeman教授(台湾出身)从文化观点探讨村上文学。由于村上春树的作品从处女作『听风的歌』获得群像新人奖时,就被评审委员之一的丸谷才一点出,文体深受美国影响,呈现英语翻译体的特色。加上村上九○年代长期旅居美国,写了『发条鸟年代纪』大作和『终于悲哀的外国语』『寻找漩涡猫的方法』等美国生活的随笔。村上除了创作之外,也持续翻译美国当代作家的小说,除了瑞蒙卡佛的全作品、约翰厄文的作品之外,近年来更重译沙林杰的『麦田捕手』、费滋杰罗的『大亨小传』、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和美国文学关系深厚。他将原作所内藏的美丽感情和文体亲手转换成日本语,可以说和美国作家持续进行心灵的交流。

四位译者林、叶、张、赖,这次趁参加研讨会之便,并连袂去拜访村上春树。村上刚从美国柏克莱大学演讲归来,并完成最新长篇大作,正松一口气。

话题从『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开始,请教他现在日常是否仍定时跑步、游泳、骑自行车?他说月前刚参加过铁人三项比赛,所以暂时停止游泳和骑车,准备参加马拉松大赛,正集中练习跑步。

明年将是村上从事写作的三十周年,问他有何感想?他说改变很大。刚开始写作时觉得很困难,无法顺利表达,直到写『雪梨』(雪梨奥运是2000年)是一个转机,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了。

谈到他的新作,将成为他最长的作品。『海边的卡夫卡』大约花将近一年,这次新作花了一年十个月,从前年圣诞节开始写到今年十月。目前正在修改中,预定明年夏天左右出版。至于写的主题是什么?他笑着卖关子说「秘密」,大家正密切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向来翻译落后于中文版的英语版,这次『关于跑步』却由Philip Gabriel领先中文版译出,美国Knopf社于七月间出版『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Running』,立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前十名。德语版更早在二月就已出版,可见村上春树在全世界受欢迎的程度正在升高中。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