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罢了 |争鸣《刺杀骑士团长》

点击上面蓝字   订阅

 

在日常的荒诞、艰辛与疲乏中,构筑诗意的城堡。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CSCS208209)

 


关于《刺杀骑士团长》一书,你有什么感悟,欢迎投稿到邮箱:2479791180@qq.com

——小站

往期推荐,点击可阅读  读村上春树的书,像是在逛二手店

 

投稿、荐稿可留言或发邮件:2479791180@QQ.COM

罢了罢了 |争鸣《刺杀骑士团长》


黑暗中的火光——读《刺杀骑士团长

文/laetitia

 

顿,

嘛呢?

 

你说你还记得我教你写的“小”字。嗯,我也记得。因为你的字太丑,我一直不明白不是说字如其人吗,可是你长得又那么好看。所以就找了个最容易看出美丑的字,万一你能领悟呢…… 写得好看的字像是在笑,写得丑的字像是在哭,这是我对字写得好坏的评价标准。写字、书法,跟画画差不多,跟做解析几何差不多,靠观察。一旦能够准确地找到坐标轴、参照物,那么所有的问题一应而解。明着去夸奖或是批评别人,水瓶座的我做不到,绕着弯儿地该说的我都说了,理解不理解那就不管我什么事了。

 

我很怕画得很像的画,像证件照。

 

能说那样的画叫写实么?何为实呢?要知道,所谓风景,没有一天的天是一样的,没有一时的海是一样的,如果摄影神圣的地方在于记录瞬间,那么绘画是则是把很多时间融于画中了。

 

刚画完的画,通常都不好看,生硬过亮,怎么看都假都死板,怎么也得放一放,像是酿酒必须经历发酵一样,各种颜料之间、不同时间添上的色彩之间,浓度、力道、纹路,与画纸、画布都或许会产生些化学反应,需要等一等,才能在白雪皑皑的画面里看出春天的气息……

 

有时候我在想,村上春树,好像一款久远的法式手工旧床垫:不那么明显,也的的确确有过很多人上面睡过,多多少少有些痕迹,自己躺上去,肯定不是睡在最新最先进最科技最人性化的那种床垫上的感觉。可是这瞬间产生的温暖,熟悉与归属感,是让我觉得从头开始,它就是我的。那种唯有不可磨灭的灰白横条纹织布的质地,无论如何不能丢弃,因为再也无处可寻—— 你看,我是真心喜欢他的。

 

所以......

第一次直接用中文阅读村上春树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原因很简单,一个朋友圈的刷屏足以让我心痒痒,不然就得等上至少三年才能见到这本书的法语版:六个月即能上市的这种神速翻译版也许只有在国内才能办到吧—— 打了鸡血一样的国人做事快翻得快倒是挺好,可是质量呢?

 

微信读书上,我看到的是这样的东西:

“可我还是打算拼命扑在自行构建的假设性尺度之上,一如筋疲力尽的游泳选手扑住偶然被潮水冲来的一截树干。”—— 游泳选手一般会遇到潮水吗?还“扑”向“树干”!潮水,应该只能在海里吧?除了游泳马拉松、铁人三项,还有在海里游的吗?

 

“还有一点,画肖像画时,我自始至终贯彻自己的做法。首先,我不以实有人物为模特作画。接受委托之后,我必定同Client(肖像画要画的人物)面谈。”—— 我被书里不停出现的一百二十个“肖像画”打败了!client,是法语,就是客人、顾客的意思。

 

“收费绝不算便宜,但顾客们一一照付,毫无怨言。盖因我接受的对象都是根本不在乎所付款额的人。而且,我的手腕以‘小道消息’口口相传,顾客因之不断来访”—— 告诉我,“盖因”是神马意思?“皆因”?我的“手腕”他的“手腕”,呵呵,难道不应该是“手艺”吗?

 

“再没有比这时候更让我觉得开手动挡车难能可贵的了。除了就妻的性事思来想去,还必须熟练使用手脚——若干物理性作业施加在自己身上。” —— 把 travail physique翻成“物理性作业”也是够了,难道“肉体”“体力活”都变成了禁词??

 

“他们大多一身洗褪色的牛仔裤、耐克鞋、皱皱巴巴的T恤和‘香蕉共和国’夹克——便是以这副打扮工作的年轻人”—— 看到这里,喷饭了该,banana republic 一个美国衣服牌子被这样机译成了“香蕉共和国”,似乎要阐明做苹果的都穿香蕉一样......

 

罢了罢了,不提他了……

 

我想说的是,神一样的村上终于把自己也写进神里去了。好处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编故事了。写作技巧里那么多的框框条条都可以放弃了,这样我觉得像是打开了一扇门,豁然开朗。

 

有时候我会想,村上大人你能不能放弃那些“没有颜色的男主”啊,孤独的少年意外的死亡让成人后的他、他,还有他,依旧孤独得只剩下呼吸跟才华了。

 

无脸的人,也就是有任何脸的人。像那天我没翻译的萨冈引用的那首诗的后半部分一样:“像个没有身体的魔鬼/未至的头/漂亮的脸”......

 

话说回来,既然是擅长的东西,那就继续吧,也没什么不好。

 

一个写得好看的字,是会微笑的;一张成功的照片里是能听得到孩子的笑声的,一幅让人停留的画,也是因为画里面的故事很精彩.....

 

书分上下两部,暂时看完上部,很难打分。撇开中译文的好坏,倒是有一点很让我好奇:这文章越来越像是用英文写作的了……

 

拜托不要是为了得什么奖而写作吧。自勉。

 

西西
Paris,le 14/03/2018

 

 

罢了罢了 |争鸣《刺杀骑士团长》

苹果用户可识别此二维码直接赞赏作者

文 艺 连 萌——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今日话题

谈谈《刺杀骑士团长》?

请在右下角留言板中留言。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罢了罢了 |争鸣《刺杀骑士团长》: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