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

2014-12-26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在日常的荒诞、艰辛与疲乏中,构筑诗意的城堡。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CSCS208209)

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

 

 

刘小枫在《爱的碎片中的惊鸿一瞥》写《蓝、白、红》:“时装模特儿瓦伦婷生得光彩照人,无论她穿什么时装,都令人沉浸在温暖的红晖中,像这个令人心寒而又诱人的世界上一切受害者的庇护人。一天傍晚,她开车回住处意外撞伤一只狗,怜惜感驱使她带着伤狗寻找主人。”

 

在《挪威的森林》中,留给初美的文字并不多,但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每次看初美,会想到瓦伦婷;或者看到瓦伦婷,会想到初美,因为她们都是“这个令人心寒而又诱人的世界上一切受害者的庇护人”。

——小站

 

 

 

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

 

文 村上春树

译 林少华

 

永泽正要去食堂吃饭,我也一起跟去吃了晚饭。

“外务省考试情况如何?”我问他。八月份举行过外务省高级考试的复试。

“凑合。”永泽不在意地说,“那东西,一般都混得过去。什么集体讨论啦,面谈啦,和向女孩子花言巧语没什么两样。”

“那么说,倒是真够容易的。”我说,“发榜在什么时候?”

“十月初。要是考中,请你美餐一顿。”

“我说,外务省高级考试的复试是怎么一回事?参加的人全像是你这样的?”

“不见得。基本上都是傻瓜蛋,再不就是变态分子。想捞个一官半职的人,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废料。这不是我信口胡诌,那帮家伙连字都认不全几个!”

“那你为什么还要进外务省呢?”

“原因很复杂。”永泽说,“例如喜欢出国工作啦等等。不过最主要的理由是想施展一番自己的拳脚。既然施展,就得到最广大的天地里去,那就是国家。我要尝试一下在这臃肿庞大的官僚结构中,自己能爬到什么地步,到底有多大本事。懂吗?”

“听起来有点像做游戏似的。”

“不错,差不多就是一种游戏。我并没什么权力欲金钱欲,真的。或许我这人俗不可耐刚愎自用,但那种玩艺儿却是半点都找不到我头上。就是说,我是个没有私欲的人,有的只是好奇心,只是想在那广阔无边而险象环生的世界里一显身手罢了。”

“也没有什么理想之类的东西吗?”

“当然没有!”他说,“人生中无需那种东西,需要的不是理想,而是行为规范!”

“不过,与此不同的人生不是到处都存在的么?”我问。

“不喜欢我这样的人生?”

“算了吧,”我说,“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事情不明摆着:我一不能进东大,二不能在中意的时候和中意的女人睡觉。再说嘴巴又不能说会道,既不能被人高看一眼,有没有恋人。就算从二流私立大学的文学院毕业出来,前景也未必乐观。我又能说什么呢。”

“那么,是羡慕我的人生喽?”

“也不羡慕。”我说,“我太习惯于我自己了。而且坦率地说,东大也罢,外务省也罢,我都没兴致。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

他半天没有做声,闷头吃饭。

“我说,渡边,”吃完饭后,永泽对我说,“我似乎觉得,你我从这里出来,十年二十年过后还会在某个地方相遇,还会以某种形式发生关联。”

“简直像狄更斯小说里写的。”我笑了。

“或许。”他也笑了,“不过我的预感可是百发百中的呦!”

吃罢饭,我和永泽走进附近一家酒吧喝酒,一直喝到九点。

“嗯,永泽君,你所谓的人生规范是怎么一种货色?”我问。

“你呀,肯定发笑的!”他说。

“我不笑!”

“就是当绅士。”

我笑固然没笑,但险些从椅子上滚落下来:“所谓绅士,就是那个绅士?”

“是的,就是那个绅士。”他说。

“那么当绅士,是怎么回事?要是有定义,可否指教一二?”

“绅士就是:所做的,不是自己想做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

“在我见过的人当中,你是最特殊的。”我说。

“在我见过的人里边,你是最地道的。”他说,随后一个人掏腰包付了账。

 

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

 

节选自《挪威的森林》,上海译文出版,小标题为编者拟。

封面来自《情书》电影剧照。底图来自《红白蓝》电影剧照。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在日常的荒诞、艰辛与疲乏中,构筑诗意的城堡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 FM59520 (荔枝FM上开设)

合作 微信 C19490112

投稿邮箱 2479791180@QQ.com

微主页 点击“阅读原文”

打赏村上小站 回复“打赏”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我唯一羡慕的,就是你有一位初美小姐那样完美的恋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