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

2014-12-08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在日常的荒诞、艰辛与疲乏中,构筑诗意的城堡。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CSCS208209)

 

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

绿线和红线,冻僵的海鸥

 

文 村上春树

译 林少华

图 SEX GUN

 

在鼠消失后不久,我浑身一阵难以忍受地发冷,在洗脸间吐了几次,但除了游丝般的气息什么也没吐出。

我爬上二楼,脱毛衣钻进被窝。发冷与高烧交替袭来,房间也随之一胀一缩。毛毯和内衣给汗水浸得一塌糊涂。而一冷,又冷得叫人缩成一团。

“9点给钟上发条,”有谁在我耳畔低语,“绿线接绿线……红线接红线……9点半离开这里……”

“不要紧,”羊男说,“会顺利的。”

“细胞更新的嘛。”妻说。她右手攥着带花边的长裙衬。

我下意识地把脖子左右摇了十多厘米。

红线接红线……绿线接绿线……

“你简直什么都不明白。”女友说。是的,我是什么都没闹明白。

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

涛声传来。冬天滞重的波涛。铅色的大海和女人后颈般莹白的海波。冻僵的海鸥。

我置身于门窗紧闭的水族馆展厅。厅里陈列好几根鲸鱼阴茎。热得令人窒息。该有人开窗才是。

“不成,”司机说,“一旦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果真那样,我们都要一命呜呼。”

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

有人开窗。冷不可耐。海鸥声传来,它们尖锐的叫声撕裂我的皮肤。

“你记得猫的名字吗?”

“沙丁鱼。”我回答。

“不,不是沙丁鱼。”司机说,“名字早已换了。名字说换就换。你不也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晓得的么?”

冷得出奇。且海鸥数量过多。

“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那个黑西服小子说,“绿线就是红线,红线就是绿线。”

“关于战争听到什么没有?”羊男问。

贝尼·哥德曼开始演奏《特别航空信》。查理在独唱。他头戴奶油色呢帽。那是我所记得他的最后形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节选自《寻羊冒险记》,上海译文社出版。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在日常的荒诞、艰辛与疲乏中,构筑诗意的城堡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 FM59520 (荔枝FM上开设)

合作 微信 C19490112

投稿邮箱 2479791180@QQ.com

微主页 点击“阅读原文”

打赏村上小站 回复“打赏”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平庸使人走漫长的路: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