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臆病

西伯利亚臆病

西伯利亚臆病

| 村上春树

| 林少华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她说。

  “什么呀,太阳以西?”

  “有那样的地方。”她说,“听说过西伯利亚臆病么?”

  “不晓得。”

  “以前从哪本书上看过,初中时候吧。什么书想不起来了……反正是住在西伯利亚的农夫患的病。喏,想象一下:你是农夫,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荒原,每天每天都在地里耕作,举目四望一无所见。北边是北边的地平线,东边是东边的地平线,南边是南边的地平线,西边是西边的地平线,别无他物。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你就到田里干活;太阳正对头顶时,你收工吃午饭;太阳落入西边的地平线时,你回家睡觉。”

  “听起来同经营酒吧的人生模式大不相同嘛。”

  “是的吧,”她微微一笑,稍稍歪了歪头,“是大不相同吧。而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都是这样。”

  “可西伯利亚冬天能耕种吗?”

  “冬天休息,当然。”她说,“冬天待在家里,做家里能做的活计。等春天一来就外出做田里的活儿。你就是那样的农夫,想象一下!”

  “想象着呢。”我说。

  “有一天,你身上有什么死了。”

  “死了?什么死了?”

  她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是什么。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周而复始目睹如此光景的时间里,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一声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走火入魔似的好几天好几天不吃不喝走个不停,直到倒地死去。这就是西伯利亚臆病。

  我在脑际推出趴在地上就势死去的西伯利亚农夫。

  “太阳以西到底有什么呢?”我问。

  她再次摇头:“我不知道。也许那里什么也没有,或者有什么也不一定。总之是个同国境以南多少不同的地方。”

 

节选自《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上海译文出版。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 FM59520 (荔枝FM上开设)

合作 微信 C19490112

投稿 2479791180@QQ.com

微主页 点击“阅读原文”

打赏村上小站 回复“打赏”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西伯利亚臆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