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树

2014-10-20 初夏薇风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遇到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树

遇到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树

 

文 初夏薇风

 

文章的题目,灵感来源于村上的一本短篇小说集——《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在这个短篇故事中,男孩和女孩在四月里一个晴朗的早晨不期而遇,而当他们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觉得彼此对于自己都是百分之百的男孩和女孩。我将这本书的书名张冠李戴的换成我的题目,想说的是——村上春树是我遇到的百分之百的作家。

 

首次接触村上的书,是在今年4月13日,我清清楚楚的记得这天的傍晚,闲来无事买了一本《挪威的森林》,在此之前,我一直喜欢欧洲和中国民国时期的作品,对日本作家更是毫无好感。但当我读了村上小说的翻译者林少华先生为《挪》写的译序后,对“村上书中时常能引起我们的共鸣”一事颇感兴趣,于是便翻看了这本书。

 

完全出乎意料的是,村上的行文风格令我耳目一新,他娓娓道来的文字毫不矫揉造作,通篇流畅自然,比喻别开生面,看似毫不相关的本体和喻体被村上融合在一起时,竟十分贴切,找不出任何漏洞。村上好像在对他的读者诉说,人真的能完全理解另外一个人吗?不可能,宿命式的不可能,在对别人期望过多之后,留下的只是失望,我们不愿失望,倒不如退回来享受孤独,把玩无奈。村上的这种心态和和感情深得我心,孤独能使人清醒,而能把孤独写的如此充满美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之人,唯有村上。

 

前面说过,村上的书之所以畅销,是因为他能够引起当代人强烈的共鸣,我读他的文字时,就感到看似平缓的表面却能让人内心翻腾。年仅十九岁的我称不上满腹诗书,不过是偏爱文学罢了,以前读书只是为了充实自己,增长知识,但村上的书能够直击我的内心,就像是卡夫卡所说的“插入人内心的一把斧头”,我想我们都应该读斧子一样的书,也就是说,村上写的书偏偏直击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最不能触及的地方,可惜我年龄尚浅,经历不够,还不能完全读懂村上的孤独,每当我读他一些作品的时候,总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那是一种哀而不伤的文风带给读者的特殊感受。村上不是琼瑶,却能把爱情写的入木三分,把直子写活,写出了每个年轻男孩初恋的模样。

 

我们身上的孤独和无奈在村上这里得到了安置,他书中的主人公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单身男性,生活在都市中,有着稳定的收入,结了婚也会离,大多无子女无父母,这本身就是孤独的化身,我至今为止,读了村上十余本小说,主人公们生活态度洒脱不强求,敢于放弃,他们与人相处的思维模式便是,与其勉强与人交往,倒不如独自一身,把玩孤独。在村上的作品中,都表现着这样一个寓意:看似平凡的世界,其实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微妙世界,村上的每段文字背后,都隐含着他对人生的看法,这也正是“斧子”所在。村上把人生比作“旋转木马”,我们终日在原地旋转,是一种徒劳的,一种宿命论,然而每天我们仍然在旋转木马上进行着激烈的鏖战,十分可笑,当我们看透这一点的时候,便会豁然开朗,放下很多。只是有时人生就是徒劳的,生活和个性易变,我们可以从旋转木马上下来脚踏实地的开展鏖战。

 

年龄不同的人读村上会有不同的感悟,人生总是在不断前进,我们没有退路。《舞舞舞》中羊男曾说:“跳舞!不停的跳舞!只要节奏响起,就不要停!”生活亦是如此,只要活着,就要跟上生活的节奏,不断前进,不断奋斗。即使奋斗的过程中孤独一人,只要得到精神上的满足,那么孤独就是一种美,一种享受,失败了也不必绝望,因为“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

爱上村上的文字后,我更爱上了孤独,孤独是成功路上 不可或缺的经历,这是一种成长,村上挖掘了人类灵魂深处最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让我对人生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转变,这种转变让我获益匪浅。

 

孤独也好,无奈也罢,我们“除了灵魂,一无所有”。

 

特别说明 本文由作者“初夏薇风”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分享关于村上春树的一切,文艺爱好者的栖居之地

新浪微博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 FM59520 (荔枝FM上开设)

合作 微信 C19490112

投稿 2479791180@QQ.com

微主页 点击“阅读原文”

打赏村上小站 回复“打赏”

 

文艺连萌 对抗凶顽世界的力量

 


遇到百分之百的村上春树: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