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十部小说修订本问世 林少华新写译序

村上春树十部小说修订本问世 林少华新写译序

▲即将出版的村上春树的10部 代表性长篇小说精装本

  近日,记者获悉,上海译文出版社将推出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10部代表性长篇小说的精装本,分别是《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舞!舞!舞》、《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斯普特尼克恋人》、《奇鸟行状录》和《海边的卡夫卡》。

  据了解,上海译文出版社自2001年推出《挪威的森林》以来,已经出版了村上41部作品,发行650万册,码洋达到1.4亿元。在译文社的推广下,村上春树已经是在中国引进出版作品最多、最具号召力的外国作家。村上春树引领了一代人的成长,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译文社出版的村上作品,全部由著名翻译家林少华先生担任译者。

  村上《挪威的森林》等作品,已经经受了二十多年的中国市场考验。二十多年过去,村上春树在读者眼中,不再是流行文学作家,而成为了一位经典作家。事实也是如此,在国际上,他不仅是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角逐者,还获得过卡夫卡文学奖、耶路撒冷文学奖等重要奖项。读者、出版者都应该对这位世界级的作家,以及他的作品,有一种全新的认识。译文社推出村上小说的精装本,就是对他的作品经典性的一次肯定。同时,为了表示对于经典作品的尊重,译文社还特意敦请林少华先生对10个译本进行了全面的修订,以期将村上作品更精准地奉献给读者。

  修订本较前有完善

据译文社村上作品的责任编辑沈维藩先生介绍,此次修订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项:

第一,润色文字,使之更加贴切流畅。比如《挪威的森林》的开头,原译是:“三十七岁的我坐在波音747客机上。庞大的机体穿过厚重的雨云,俯身向汉堡机场降落。十一月砭人肌肤的冷雨,将大地涂得一片阴沉,使得身披雨衣的地勤工、候机楼上呆然垂向地面的旗,以及BMW广告板等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竟同佛兰德派抑郁画的背景一般。”修订本是:“三十七岁的我那时坐在波音747客机的座位上。庞大的机体穿过厚重的雨云,俯身向汉堡机场降落。十一月的冷雨将大地涂得一片阴沉,使得身披雨衣的地勤工、扁平扁平的候机楼上的旗,以及BMW广告板等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竟同佛兰德派抑郁画幅的背景一般。”两相比较,后者就显得更为流畅。值得一提的是,林先生古典文学修养深厚,译文中多用成语、古语以增强文采,这也是“林译”受欢迎的一大原因。但在这次修订中,林先生为契合原作,颇有割爱之处,比如就上文删除了“砭人肌肤”一语。

第二,补充漏译,使译著成为名副其实的“全译本”。林先生所译的村上作品,总字数高达400多万,这么大的翻译量,加之出版日期的限制,原译本不免有所遗漏。林先生利用这次机会,以负责任的精神作了校勘,补充了多处漏译,修订后的译本已臻完整。有部分遗漏并非林先生的疏忽,而是在翻译早期,考虑到对读者的影响而自行放弃,现在随着人们观念的开放,和辨别能力的提高,当初的问题已不成其为问题,这次林先生也均予补足。

第三,纠正误译,使译著更加精准,符合时代的变迁。由于上述原因,原译本也出现了部分误译,这次修订都作了纠正。比如《且听风吟》中,“航线66”改为“(美国)66号国道”;《舞!舞!舞!》中,“传来切面包的嚓嚓声”改为“还有面包片烤好弹起的咔嚓声”;《海边的卡夫卡》中,“除了甲村图书馆再没有我想得起来的场所”改为“除了甲村图书馆我想起来的场所只有一个”,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原译本大多问世于上世纪90年代,国门刚刚打开,原著中出现的许多外国人名、物品、作品名称,国人闻所未闻,互联网也尚未发达,林少华先生无从查证,只能根据日语字面直译。时移事往,现在这些人物、物品、作品多已融入我们的生活之中,国内也有了约定俗成的译名,林先生所纠正的大多属于此类,比如手表“罗莱克斯”改为“劳力士”,“菲利浦”改为“百达翡丽”,汽车“西比克”改为“思域”,“矛骑兵”改为“三菱蓝瑟”,“普吉奥”改为“标致”,香烟“百灵鸟”改为“云雀”,威士忌“路易斯”改为“四玫瑰”,服装“阿尔玛”改为“阿玛尼”,餐饮公司“丹琴”改为“唐恩都乐”,歌曲《齐伯林红飞艇》改为《小小红色巡洋舰》,《雨中佐治亚》改为《佐治亚的夜雨》,《夏威夷的圣诞节》改为《白色圣诞节》,还有“甜饼”改为“曲奇”,“炸面圈”改为“甜甜圈”,“空中飞车”改为“摩天轮”,等等。不妨说,这样的“纠错”也从一个角度体现了我国开放的程度和时代的进步。

此外,为配合此次精装本的出版,林少华先生还特地为《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这两部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品新写了洋洋万余言的译序。文中除介绍作者、分析作品之外,还披露了林先生二十多年的翻译心路历程,讲述了热心读者和他讨论译文的笔墨往来趣事。驻京记者 田泳

 


村上春树十部小说修订本问世 林少华新写译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