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还是比较喜欢喝可乐

轻轻地推开酒吧大门,今天的爵士酒吧里仍一如往常般的空荡无人,只有几张熟悉的脸孔坐在沙发上品味着由唱片机播放的爵士音乐。北也像往常般一个人坐在高椅上,手拿啤酒杯一脸苦恼地思考着什么,爵士乐似乎无法让他陶醉其中,啤酒在这一点则更胜一筹了。
我悄悄地走到他身旁,往高椅上一坐。北仍沉静在思虑中,对于我的到来没做任何的回应。发现这点的我不动声色,向酒保做了一个熟悉的手势,示意让他端上一瓶啤酒。
关于北究竟在思考些什么,与他相处了近乎两年的我,始终无法明白这一点。在快一年的时间里,当我来到酒吧时,就能看见北坐在高椅上的身影,而他坐的位子,一年来也从未改变。在他坐的吧台前,也都摆放着一瓶失去温度的啤酒。啤酒的牌子相同,甚至喝剩的容量也出奇地相同。这幅风景,每当我来到酒吧时都一样,什么都没改变到,甚至给了我一种时光停留的错觉。昨天,今天,明天,什么都没改变到。除了投入到低头的思考中,北偶尔也会拿起几本村上春树的小说,用啤酒和文字来消耗时间。不喜欢改变,永远都做着同样的事,是我长久以来从北身上得到唯一的感受。
我往胃里灌了一口冰冷的啤酒,享受着啤酒在我食道里畅流的快感。接着尝试打破沉默,转头向北问道:
“诶,你觉得有钱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北抬起头来沉默了一阵子,喝了一口啤酒,回答说:
“为了让穷人存在。”
我和北都对这回答感到满意,嘴角扬起点点头,接着往肚里灌了一整瓶啤酒。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和我都喝不了威士忌了。” 我说道。
“你终于领悟到了啊!”
说完我俩开口大声地笑道,整间酒吧都被我们的笑声覆盖,酒吧营造的爵士乐气氛荡然无存。
从此,我和北再也不碰啤酒了。一方面是宿醉的感觉不好受,另一方面则是啤酒高贵的身份显然不适合我们。

虽然和酒精隔绝了,可是我们却没离开过这间爵士酒吧。北也像以前一样时而闷头思考,时而品味村上春树的小说,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只是我们开始学会了品尝可乐,味道不逊于啤酒。
就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北把手中的小说放在吧台上,开口问道:
“你觉得跑步如何?”说完他喝下了一杯满是冰块的可乐。
“不错,能试试。”
此后,北把思考的地方办到了城市的风景之中,在跑道上。

 


也许我还是比较喜欢喝可乐: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