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广播(18)|村上春树关于写作与人生的最深情告白

2014-05-22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18)|村上春树关于写作与人生的最深情告白

我的写作

 

/村上春树

主播/晓禾

 

收听电台朗诵版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

 

 

 

细想起来,我写小说并没有老师,也没有伙伴。二十九岁时突发奇想开始写小说,自那以来便一直一个人坚持写作。虽不说是绝世独立,也是形单影只地作为小说家劳作至今。

 

闭店歇业,开始了小说家生涯,我们——我和太太——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彻底改变生活形态。我们决定,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起床,天色变暗了便尽早就寝。不再从事服务业了,今后我们只见想见的人,不想见的人则尽量不见。

 

到了二十九岁,我突发奇想,打算写篇小说试试。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能写点什么。当然不指望写出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巴尔扎克匹敌的东西,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告诫自己。没必要非成为文豪不可。虽说是写小说,可是到底写什么、怎么写,我却毫无头绪。

 

念大学时根本没想过会以写文章为职业。世上有太多优秀的小说,我怎么也无法认为自己能写出那样的东西来。只要以读者身份与书本产生联系便足够了,我想。因此自己像这样居然成了小说家,连续写了二十五年以上的小说,还勉强以此为生,至今我仍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是一个过着普通的日子的普通人,只写写东西,不想介入别的事,如能被视为是一种如西表山猫一般濒临绝灭的动物,我将深以为幸。

 

非常不可思议的是,当我的书卖到十万本时,我觉得好像被许多人喜欢、喜爱、支持。但《挪威的森林》卖到一百几十万本时,我却觉得自己好像变得非常孤独。而且觉得自己好像被大家憎恨、讨厌似的。

 

每次都一样,我一面写小说一面继续想,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至少在平安写完那篇小说之前绝对不要死。一想到这篇小说尚未完成之前就中途放下而死掉时,我会不甘心到要流泪的地步。或许这并不会成为流芳文学史的杰出作品,但至少那就是我自己本身。

 

~~~~~~~~~~~~~~~~~~~~~~~~~~~~

 

提示:点击本文最下方“阅读原文”链接即可收听。也可以下载荔枝APP,搜索“村上广播”或“59520”订阅,下载可以离线收听。

村上广播(18)|村上春树关于写作与人生的最深情告白

(晓禾 近照)

 

本期主播

 

晓禾,“晓禾依树森林电台”的主播。“晓禾依树森林电台”,两棵树的森林电台,森林里的自由广播。在荔枝搜索电台号“11594”或新浪微博“晓禾依树”可以了解更多。

 

阅读原文

 


村上广播(18)|村上春树关于写作与人生的最深情告白: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