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广播(16)| 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

2014-05-08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广播(16)| 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

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

 

 

 

文/村上春树

主播/宁远

 

 

收听电台朗诵版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

 

 

我不知道如何去那个世界。我用手抚摸卫城滑溜溜硬邦邦的岩面,回想印染于此处、被封闭于此处的悠久历史。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我这个人都已被封闭在这时间性的持续过程中,无法从中脱身。不不,不是的,说到底,是我并不真想从中脱身。

 

到了明天,我将飞回东京。暑假马上结束,我将重新涉足永无休止的日常。那里有为我准备的场所,有我的房间,有我的桌子,有我的教室,有我的学生,有平静的每一天,有应看的小说,有不时为之的性活动。

 

尽管如此,我也恐怕再不可能返回过去的自己了,而周围任何人都觉察不出回到日本的我已不同以前,因为外表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然而我身上已有什么化为灰烬,化为零。哪里在流血。有人、有什么从我身上撤离了。低眉垂首,无语无言。门打开,又关闭,灯光熄尽。今天对我是最后一天,今日黄昏是最后的黄昏。天一亮,现在的我便已不在这里,这个躯体将由他人进入。

 

为什么人们都必须孤独到如此地步呢?我思忖着,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呢?这个世界上生息的芸芸众生无不在他人身上寻求什么,结果我们却又如此孤立无助,这是为什么?这颗行星莫非是以人们的寂寥为养料来维持其运转的不成?

 

我仰卧在平坦的岩石上遥望天空,想象现在也理应绕着地球运转不休的众多的人造卫星。地平线仍镶有淡淡的光边,但染成葡萄酒一般深色的天宇上已有几颗星闪出。我从中寻找人造卫星的光闪。但天空毕竟还太亮了,肉眼很难捕捉它们的姿影。肉眼看到的星星无不像被钉子钉住一样在同一位置上一动不动。我闭上眼睛,竖起耳朵,推想将地球引力作为唯一纽带持续划过天空的斯普特尼克后裔们。它们作为孤独的金属块在畅通无阻的宇宙黑暗中偶然相遇、失之交臂、永离永别,无交流的话语,无相期的承诺。

 

注:本文节选自《斯普特尼克恋人》,翻译林少华。上海译文社出版。

 

✎~~~~~~~~~~~~~~~~~~~~~~~~~~~~

 

提示:点击本文最下方“阅读原文”链接即可收听。也可以下载荔枝APP,搜索“村上广播”或“59520”订阅,下载可以离线收听。

 

村上广播(16)| 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

(宁远 近照)

 

本期主播

宁远,著名主持人,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获得者。汶川地震时被众多网友称为“史上最美女主播”。她也是一位出色的写作者和服装设计师,出版散文《丰收》,《真怕你是个乖孩子》,绘本《远远的村庄》等。

她在荔枝开的电台名称这“宁不远电台”搜索“宁不远”或频道号“10809”,即可订阅收听。

阅读原文

 


村上广播(16)| 为什么非如此孤独不可: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