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家林少华:能译好村上春树,当下只有我自己

 喝鸡尾酒的都市小资与割红高粱的壮汉,有何内在联系?翻译家林少华前晚作客上海文化广场“剧艺堂”读书品鉴会,解读他眼中的村上春树与莫言。记者 诸葛漪

  “莫言与村上都是天才文体家”

  林少华因翻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成名,陆续翻译过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等日本名家作品。2012年,村上春树与莫言角逐诺贝尔文学奖,莫言胜出。从那时起,林少华不断被问到两位作家的异同,“他们都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相近的精神底色和创作路径。这个意外发现,让我激动了很久,产生了写论文的冲动。”

  在林少华眼中,莫言与村上春树都是天才文体家,用节奏好的文体创作抵达人心的作品。莫言形容:“赤红的太阳迎着他的面缓缓升起,好像一个慈祥的红脸膛大娘。”村上春树说太阳:“犹如从母亲腋下出生的佛陀一样从山端蓦然探出脸来。”描写月亮,莫言说:“像颜色消退的剪纸一样,凄凄凉凉地挂在天上。”村上春树笔下,“可怜巴巴的月亮像用旧了的肾脏一样干瘪瘪挂在东方天空的一角。” 

  除了文体,林少华认为,两人都倾向探讨介于善恶间的灰色地带。莫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型的朦胧地带,而这片地带正是文学;村上则认为,善恶不是静止固定的,随着情景不断转换立场,善的下一步有可能变为恶。正是不确定的模糊,让他们赢得读者共鸣。

  村上春树深受都市年轻人欢迎,林少华认为,年轻读者从他的作品中读到自己,但国内都市题材创作多停留于光怪陆离的现象,有消费主义倾向,“意识超前了,笔法没跟上。村上乘虚而入,打了时间差。”

  “我忠实于传达整体而非亦步亦趋”

  借助翻译家葛浩文妙笔,莫言作品被世界熟知,但译作大刀阔斧删改也引发争议。身为同行,林少华认为,葛浩文的翻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信达雅,而是为了符合欧美读者的口味,这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过程中不可避免。林少华认为,“以后的翻译不会这样,因为莫言强势了,译作就不会连删带改。”

  林少华翻译村上作品,也曾有评论认为他加入过多个人色彩。林少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忠实于传达作品整体意象、整体审美效果,而不是亦步亦趋。

  林少华认为,100%原装纯净水式的翻译,作为心情追求和理论可以理解,但世界上不存在100%。原作与译作得互相妥协、互相融合。讲到不同版本村上译作差别时,他说:“我传达的是波动喘息、微妙的语感,别人传达的是情节和故事。能翻译好村上春树作品的人,当下只有我自己。”

来源:解放日报

 


翻译家林少华:能译好村上春树,当下只有我自己: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