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谈《了不起的盖茨比》

2014-02-28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村上春树谈《了不起的盖茨比

 

                      文/村上春树

 

 

……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和雷蒙德•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它们都是我人生(身为读书人、身为作家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小说。倘若只让我从中挑选一本,那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起的盖茨比》。

 

作为小说家,我把它看做是一个标准,一把尺子,是看清自己位置的一件标志,然后时而叹息,时而全身紧张,好像命中注定一样始终牵扯着我。说是不可思议也行,但如果小说里没有了不可思议,又有谁去读小说呢?

 

对我而言,《了不起的盖茨比》必须是一个发生在现代的故事。这是我此次翻译时最优先考虑的事项。所以旧式的措辞、有时代特色的修饰,我只保留下真正必要的部分,其他的尽可能删除,或者将色调调弱一级。尼克、盖茨比、黛西、乔丹和汤姆等人,就好像生活在我们身边,和我们呼吸着相同的空气,是我们同时代的人,是亲人,是朋友,是熟人,是邻居。对话在小说中究竟有多么重要,我是从这部作品里体会并学习到的。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文章具有独特的美感和韵律,会让人联想起优秀的音乐作品。他用这种节奏驾驭着文字,就像童话故事里魔法豆的枝蔓向天空伸展一般展开他的叙述。流利的语言接连诞生,不断成长,为寻求空间流畅地在空中移动,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在这种时候,逻辑和统一性偶尔也会被逼到某个角落。语言被吸入空中,多样而暧昧,存在着各种暗示、各种可能。

 

与音乐相比,菲茨杰拉德的作品更加自然,更易于理解。有时他的作品需要用耳朵来聆听,需要出声地朗读。我也不清楚自己能否成功地驾驭。但总之节奏是我翻译的一个要点,是基本方针,这一点我希望各位读者能够领悟。首先有流动的节奏,然后紧密相连的词语自然地喷涌而出。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菲茨杰拉德作品的美妙之处。

 

按:以上节选自村上随笔及《了不起的盖茨比》导读部分。

 

 

————————————————————

新栏目:每周一抄

 

从下周开始,主页君将会推出一个名为“每周一抄”的新栏目。主要内容是将村上作品中的经典句子抄写下来,拍成图片后直接从公众号发给我(最好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为佳),我再推送给大家。

让我们经由抄写来阅读和感受村上春树。下周要抄写的句子是:“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欢迎大家参与。

 

————————————————————

 


村上春树谈《了不起的盖茨比》: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