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狂野的风景

村上春树:狂野的风景

2013-06-24 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

狂野的风景

 

这次我想谈谈洗手间的事情,所以如果不喜欢这方面不文雅话题的人,或现在正要开始吃饭的人,我想最好不要读。请立刻跳到下一个项目去。

 

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便秘的经验。因此而被人家轻视说那不是跟猴子一样吗?你要说我像猴子或像獾我都不在乎。人生痛苦的事情当然是越少越好,对吗?只是这样的我,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两次有便意,却无功而退的经验。说得明白一点,就是出来一半又缩回去了。为什么呢?因为厕所超乎我想象之外的狂野。第一次是在希腊的亚陀斯半岛一所小修道院里。这里的厕所因为曾经在某一篇文章里写过所以省略。

 

第二次是在无人的荒野尽头,借住在蒙古军国境警备队宿舍时。这里的厕所(不如说是粪坑)凌驾于亚陀斯的厕所更臭更脏。加上使用人数多,所以就像成为一个不小的池子一样。真是噩梦般的风景。这要两脚踏在横跨在上面的板子上办事,但是因为好像很深,一想到万一木板断了怎么办时,就害怕得不敢靠近。在昏暗中像小丸子般大小的黑漆漆的苍蝇群,好像高兴得不得了似的嗡嗡地绕着飞。我在很多偏僻的地方旅行过,自信在大多的厕所都还能办事,可是只是这两个地方让我退避三舍没有达成预期的目的。

 

可是前一阵子我读了安德鲁.蔡金写的《登月之人》,这是一本描写阿波罗计划中太空人生活的非小说类书,才知道我的这些体验还差得太远。要在太空舱里办事情(大的那种)是超出想象之外,极不得了的事情。

 

当便意催急了时,太空人便拿出附有接着剂的塑胶袋来,把那紧紧贴着赤裸的屁股。东西出来之后,手指就从塑胶袋上把那抓出来。因为在无重力的状态下,东西不会自然掉落,所以有必要自己去取出来。平安无事地出来之后,接着打开杀虫剂的胶囊,把那放进袋子里,把内容充分揉捏混合起来。这个过程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臭气真是凄惨无比,据说是这样。说的也是,请试着想象看看,三个人在窗户都密闭的本田喜美车中,轮流办事的话会怎么样?

 

更糟糕的是如果有人拉肚子,却没有时间处理的情况下,太空人们就必须将同僚那飞散开来,变成不规则球体浮在空中的排泄物,像抓蝴蝶一样一一捡拾收集起来。在那之间因为实在太臭了,不得不使用紧急时非常用的氧气筒来呼吸。读到这里,我想嗯,不去月球也罢。

 

本文选自《村上收音机》,

作者:村上春树

翻译:赖明珠

 

感谢“Peng Ivy ”推荐此文。

 

————————————————————————

 

分享到朋友圈,可按右上角。

关注账号——可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或者输入CSCS208209),添加关注。

 

期待你的回复、建议与投稿。

 


村上春树:狂野的风景: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