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Ⅱ

 

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Ⅱ

2013-06-08

原创投稿

 

羊男君的鱼干

 

深深的海底,光明像被吸干了一般,黑暗是如此纯粹。而我就在这样的场所里悄无声息的下沉、下沉,无休无止。

喂喂,我说,适可而止了吧!寂静被什么东西打破,上升、光亮渐次显现,从海面浮出,直到回归现实的场所。

对深沉的睡意营造出的深海的意识用了我几秒钟时间,但也仅仅是几秒罢了,我很快回到了对现实的把握上来。

想这样一直睡下去?羊男君再次出现,居高临下地伫立在床头。

不知怎的,似乎最近特别太睡,不是那种一般的睡,浅浅的睡,而是大睡特睡,昏天黑地的睡。这样的状态可了解,羊男君?

羊男不置可否,只是看了看毛绒绒的手,我想那应该称作爪子或许更为妥当,毕竟我尚未对“形似人类的羊或形似羊的人类”这一概念有准确的理解,还是估且将它作为有别于人这一物种区别开来的好。

那东西可看到?羊男开门见山地问道。

羊男君,我正对此一筹莫展呢,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我在询问的同时弄了件外套披上,3月中春寒料峭是具有实感的。正思索来着,不知不觉就沉入了睡之海洋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刚去细细准备了一番,一切就绪,这就随我来!

等等!看羊男的样子似乎是要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并且那地方带给我强烈的差别感,是类似于另一种层面的地方,绝非是与现在我所处的场所有着相同的条件。一如从地球去往火星,我想这感觉可以描述为这样。

要出远门?

不是,就在附近。

附近!附近还有什么我所未知的所在么?何况现在外面一片漆黑,时间没准定格在午夜12时,待我抬头一晃挂在墙面的时钟,果不其然,正是这个城市睡意正浓的时候。

羊男君,就我所知,这附近八成不会有值得我们如此大动干戈午夜造访的地方吧?

那是自然,如果不是大动干戈午夜造访的所在,我也不会现在出现了。好了,把那东西带上,时间无多,就是现在!

羊男君指了指桌上的那鱼干,示意我拿上。在我还来不及思考更多和带上必要的出门装备的时候,窗户就被推开,羊男将我拽了出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以这个位置离开我的处所。毕竟不会有人轻易将大门紧闭跃窗而出的,但这可是羊男君的拿手好戏。我正努力的回忆我的处所是几楼来着,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我们都已安全的脚踏实地,伴随着头顶的朦胧月色。

我记得下午大睡一觉之后,羊男带来了鱼干,这鱼干还牵扯到一个女人,正当我要找出这其中的KEY或许来源于我那一觉之后,我又再次毫无征兆地睡去。直到现在,我又被羊男带出了窗外去往一个毫无预见性的地方。我所清楚的事件大概可以归结为这样,因此这一天的确是乱的可以,在我的印象中,绝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一切都充满着不确定性。

脚底的触感是草,奇怪了,在这钢筋水泥为主题的地市里何以走了半天竟全是草的地面,我所熟知的世界好像有哪里不对。于是我拉停了羊男君的步伐,“羊男君,我们这是在哪里呢?”羊男露出一副惊异的表情,“这当然是你生活并且熟知的地方,你的出生、成长、生活并每天走过的地方啊!”“可是,这与我印象中的完全不同,与其说这是我所熟知的地方,不如说我所熟知的地方与你认为我所熟知的地方确确实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所在,羊男君。”

我们到底所在何处,又将前往怎样的地方呢?

(待续……

FROM:HHFF @Hi

 


原创投稿:羊男君的鱼干Ⅱ: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