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村上春树:蛋的灵魂尊严

  向来看村上春树,都是读他的小说,从八十年代开始看《挪威的森林》,到后来看《海边的卡夫卡》,还有《发条鸟纪事》和近期的《1Q84》。坦白说,只有《挪威的森林》是全部读完的,对村上小说人物中所流露的孤独感、失落感,淡淡的哀愁、生命的悖谬以及价值虚无的阐述,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看《海边的卡夫卡》用速读法,看《发条鸟纪事》时有点消化不良,而读《1Q84》则始终无法进入情况,也许篇幅实在太长了。其实村上的文字风格是轻快的,只是小说里头常有许多搞不清楚的隐喻和象征,所以读来很考验耐性,除了需要时间,还要有一颗安静的心。

  最近买了一本他去年出版的杂文集。有人告诉我,村上的杂文并不好看,但我还是看了。因为篇幅较短,阅读轻松,而且杂文里容易感受他的真性情,觉得心灵深处共鸣还颇多。

  例如《墙和蛋》,是他在2009年领取“耶路撒冷奖”时的得奖感言——我孤陋寡闻,这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有一篇这么精彩的讲话。之前,其实很多人劝说他别去领这个奖,因为当时正值以巴冲突的高峰,去以色列领奖,怕有认同以方空袭加沙地带之嫌。

  但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他还是出席了颁奖仪式。一段不卑不亢的感言,传达了一个他平日写小说时经常铭刻心头的信息:“如果这里有坚固高大的墙,有撞墙即破的蛋,我经常会站在蛋的这边。不管墙有多对,蛋有多错,我都会站在蛋这边。”

  村上认为,如果小说家为了某种理由,写了站在墙那边的作品,那么这个作家是没有价值的。

  到底墙的隐喻是什么呢?“轰炸机、坦克、火箭、白磷弹和机关枪,就是坚固高大的墙。被这些击溃、烧焦、射杀的非武装市民,就是蛋。而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就是蛋——拥有一个不可替代的灵魂和包着它的脆弱外壳的蛋。”

  村上还说,他写小说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上来,在那里打上一道光。为了不让我们的灵魂被体制套牢和贬低,这道光必须经常照亮在那里。

  是的,体制就是一堵坚固高大的墙,一般老百姓就是墙下脆弱的蛋。当你读懂墙和蛋的隐喻,你就明了强势墙和弱势蛋之间、体制和人的灵魂之间的微妙关系,它们未必对立的,但个人的灵魂必须闪光,才不致失去尊严,才不致在体制下低头。

  人必须依附于体制,这是政治正确的习惯思维,村上春树的墙蛋论述,使我们有不同想法,坚信个人灵魂有尊严。体制是高大的强者缔造的,尽管再好,它们还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低视弱势百姓,因此习惯训斥,质疑蛋的智慧和营养。然而,蛋明白自身的价值,它们的灵魂会继续闪光。

  (摘编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文:刘培芳)

—————————————————————–

以上正文预览由
SOSO新闻
提供,原文地址:http://estate.chinanews.com.cn/hb/2013/08-29/5222867.shtml

 


读村上春树:蛋的灵魂尊严: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