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压力我们该如何释放(图)

  我们无忧无虑的时间究竟有多久?是不是只有在没上学时还可以疯玩儿的年月?上学时要面对考试和升学,工作了要为升职和加薪而忙碌,结婚了要考虑“家小”,年老了要担忧“身后”。压力,总是无处不在,每日相随,除了家人和日月星辰,它怕是少数一直伴随我们的东西。

  病痛、心碎,很多消极的东西都因压力而产生。面对压力,你有什么舒缓的办法?怎样才能扛下去?怎样找到积极面对生活的方式?很多人都需要一个参照系,那么,来看看作家是怎么选择的吧。

  推荐理由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是村上春树唯一的自传性作品。提起此君,一些标志性的关键词会闪现出来:爵士乐、奥斯特、钱德勒……这些标志常常会在他的作品里出现。然而“跑步”这个标签,直到这本书出版前都很少被人注意。

  从1982年开始,村上春树就坚持每日慢跑,并保证一年参加一次马拉松比赛。20多年的时间里,他曾在日本、美国及欧洲多地进行长跑,这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就是他多年来的跑步心得。

  村上的文字相当优美,有着日本文学特有的宁静感。他对善恶、生死的思考,一直借助小说传递,只是有时隐喻性太强,显得略为抽象。而在这本自传性的作品里,他述说现实中的感悟,将之直白地表达了出来。

  运动是很多人宣泄压力的方式,借助运动颖悟,则是更上一层楼的境界了,因为你找到的是一剂治本的良方,而非短期的救急药。

  压力面前,不要打出七伤拳

  村上春树的书,早先都是林少华先生翻译的,通常的封面设计,都是白色做底,加一些深色的花纹,看上去简单、沉静。等到这本写跑步的书出版时,换了另一位译者,封面也改变了些风格,多了蓝色的装饰。

  蓝色是种很奇怪的颜色,有人说它象征忧郁,有人说它代表宁静。也许对跑步的村上春树来说,蓝色意味两种情绪的交织作家经常被很多问题困扰,因求索答案不得而纠结,继而沉思,一旦得出结论,瞬间的释然会让焦虑、困惑消失殆尽。

  最近村上的《》出了中文译本,封面整体都是深蓝色,一下子就显得压抑起来。《》是一部小说,将主人公置于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连续十几日不不休,寻求着对自我的重新认知。这本书也带着很强的自我体验,因为在写作之前,村上陷入了一段低潮期,他在罗马租了一间公寓,但是很长时间里都写不出作品,也没有心思去写。随后,他和摄影师一起到希腊等地旅行,时间长达一个月。爱琴海的温暖海风让他自称“冷”“硬”的心渐渐复苏,找到了写作的感觉,而后写出了这部《》。借助这本书,他说自己“得以重返小说家的跑道”。

  村上用了“跑道”这个词。

  那一年他40岁,已经进入了长期跑步的第7年。婚姻有七年之痒,看村上当年的情绪,7年的长跑非但没有让他解脱,反而也进入了“痒”甚或是痛的时期。不惑之年到来之前,村上显然进入了最痛苦的阶段。

  对作家而言,写不出文字便是最大的压力,如同常人找不到工作、生活中的出路。这种状态,从来都不会在人生的起始就出现,往往是在半途,一如跑步,最初的几百米总是轻松的,但哪怕是慢跑,在一定的里程之后,体力也会不支,气喘吁吁,胸中有种撕裂的感觉,脚下变得越来越沉重,大脑里什么都不会想,只凭着下意识重复着双脚的动作。

  机械且痛苦,人在遭遇压力的时刻,基本都是这样的状态吧。

  村上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描写过这种感觉:“就在此时,我的脚一下子不听使唤了,开始痉挛,而且越来越厉害,未几便根本无法再跑。任凭怎么做伸展运动,大腿内侧还是抽筋,颤抖不已。肌肉扭曲为怪异的形状,不听使唤,甚至无法站立……索性放弃比赛,坐进收容车里得了,这个念头几度掠过脑际。反正成绩已是糟糕透顶,不跑也不打紧。然而弃权我是怎么也不愿意。哪怕爬着,我也想坚持到终点。”

  绝大多数人在艰难的时刻,都不愿意选择放弃,即便更换工作,更换活法,也只是做了另外的选择,而不是彻底投降,否则与自杀何异?

  因此,面对压力时,很多人所谓的“放弃”,其实只是处理方式的不同而已。

  村上的方式则带有典型的日式风格。“失败的原因一目了然:运动量不够!运动量不够!运动量不够!练习量不足,体重也没有完全降下来。”“打造综合性的基础体力,提高耐力,强化各个部位的肌肉,在身体上和心理上都铆足了劲,提升士气。”这是一种刚猛的方式,形同通常人们所说的“振作起来”。

  振作的结果,是他不但能坚持完马拉松赛,更在后来可以全程参加铁人三项比赛。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他所追求的结果,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成绩也好,名次也好,外观也好,别人如何评论也好,都不过是次要的问题。对于我这样的跑者,第一重要的是用双脚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从那些失败和喜悦之中,具体地如何琐细都没关系不断汲取教训。并且投入时间投入年月,逐一地累积这样的比赛,最终到达一个自己完全接受的境界,抑或无限相近的所在。”人在压力之中,为物质而迷失,继之而来的便是精神上的苦痛。迷茫让人忘记了自己是否“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不去考虑在未来回首生命时,是否无怨无悔。而这恰恰是选择卸去压力的方式时,最该考虑的事情。

  挺住面对压力时人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可是自然的人生,并不是要求你在这两个字面前打出七伤拳,功力不够的话,就算消除压力,自己也会伤筋动骨。其实,记住村上的箴言,照这样的标准去确定自己的方式就好,哪怕你转身离开,踏上另一条路,也不会有人说你是逃兵,也不会意味着你垮了下去。因为,你只是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走的路而已。

  本组撰文 本报记者 张玥

  微评

  waits:在一片混乱的世界中,现代人的荒凉处境,是目睹最后一根燃烧的漂流木轰然熄灭,在一地的灰烬中,去捕捉残存火星的徒劳。作为一个为同时代人写作的小说家,村上不是要扭转这种荒凉,也无力去扭转,他能做的就是成为一根新的漂流木,冲上海滩,继续这暂时的火焰。

  南桥:跑步这种看似机械的运动,其实也充满哲理,就如同你也可以将每天乘坐地铁上班变成一门哲学一样。任何一种庸常的生活,如果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就可以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这庸常,你得学会如何去看,如何摇匀后服用,才会见效。

  飞渡先生:在漫长的跑步生涯中,村上春树总结了关于这项运动的点点滴滴。细细读来,这又何尝不是对人生之路的总结与感悟。人的向前之路,其实就是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终点也是起点。在生命之火不熄之前,只要还有力气,就应该为新的旅程再加把油。

  Esnufkin:我也是一名跑者,中学的时候,每天下午自习后的时间,宁可不吃饭,也要去操场跑上几圈,然后回到宿舍冲个凉大概是每天最填补活力的时刻。跑步的时候,操场上的人很少,时而有男生在旁边的篮球场上挥汗如雨。阳光温文尔雅,恰到好处。或者想要挑战一下,咬着牙跑上12圈。最后慢慢地散步,脑子里狂野的想法四处乱窜,想想漫长未知的将来,发发青春无害的牢骚。

  选读

  今天是2005年的8月5日,星期五。夏威夷的考爱岛。

  北部海岸。晴空万里,爽朗得令人瞠目。纤云也无。此时甚至连云彩这一概念的暗示都不存在。7月底我来到此地,一如以往,租了一套公寓,早晨趁着凉快的时候伏案工作,比如说此刻便在写这篇文章,关于跑步的、自由的文章。现在是夏天,当然很热。夏威夷每每被说成四季常夏,但毕竟位于北半球,4个季节大体一应俱全,相对而言夏天比冬天要热,不过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那为红砖和混凝土重重包围、犹如拷问一般的闷热相比,此地的舒适简直有如天堂。空调根本不需要。只需打开窗户,凉爽的清风便自己吹进屋子里来。

  剑桥的人听说我要在夏威夷度过8月,都众口一词地表示惊讶:“分明是夏天,居然特地赶到那么炎热的地方去,莫不是有毛病?”他们并不知道,打东北方从不间断地吹来的贸易风(信风),让夏威夷变得何等凉爽;他们也不知道,在鳄梨树那风凉的树荫下安闲地读书,兴之所至便去南太平洋的海湾里游泳,这样的生活,让人感到何等幸福。

  到了夏威夷之后,依然每天跑步。除非万不得已,一天也不间断地坚持。自打重新开始这样的生活,马上就两个半月了。今天早晨将录制了“满匙爱”乐队的《白日梦》和《满匙爱之歌》两个专辑的MD放进了随身听,一面听着它,一面跑了1小时10分钟。

  现在是坚忍地累积奔跑距离的时期,所以眼下还不必介意成绩如何,只消默默地花上时间累积距离。想跑快点就适当地加速,不过就算加速也为时甚短,只想将身体感受到的愉悦尽量维持到第二天。其要领与写作长篇小说一般无二。在似乎可以写下去的地方,果决地停下笔来,这样第二天重新着手时便易于进入状态。欧内斯特·海明威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持之以恒,不乱节奏,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一旦节奏得以设定,其余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然而要让惯性的轮子以一定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旋转起来,对待持之以恒,何等小心翼翼亦不为过。

  跑步途中,下了一场短暂的雨,那是一阵让身体恰到好处地冷却下来的雨。厚厚的云层从海面上飘来,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下了一阵细细的雨,便仿佛“俺还有急事要办”似的,就这么一去不返了,甚至来不及回眸一顾。

  于是那永恒的、毫无遮拦的太阳,又火辣辣地灼照大地。这简单易懂的天候中,你找不到难解之处和含混模糊,既无比喻亦无象征。途中遇到几位慢跑健身者,男女人数大致相当。这些脚踏大地、气宇轩昂、精神十足的跑步者,望去仿佛有一群夜盗在身后追赶他们似的。也有双眼半睁半闭、一边跑步一边呼哧呼哧喘气、两肩无力地下垂、一看便知苦痛不堪的肥胖跑步者,也许是一周之前刚刚检查出了糖尿病,主治医师竭力劝告他们每天坚持体育锻炼。而我,大概居于两者之间。

  “满匙爱”乐队的音乐百听不厌,是那种不无谓地夸大自己的音乐。

  当我潜心倾听这令人心平气和的音乐时,20世纪60年代发生在我身上的形形色色的事情,便点点滴滴地苏醒过来。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倘使有人制作我的传记影片(仅仅想象一下便觉得毛骨悚然),则是在剪辑阶段势必全部删除的事情。“这个小插曲删掉也无碍,虽然还不错,不过太普通啦。”恐怕别人会这么说。没错,就是这种微不足道、比比皆是的小事件,在我而言却自有其意味,是有用的回忆。也许我在回忆这种种琐碎时,会不知不觉地面露微笑,抑或表情严肃。于是,在这些比比皆是的鸡零狗碎的尽头,我方才有今日,方才滞留在这考爱岛的北海岸。思考人生时,我不时觉得,自己不过是一根被冲上海滩的漂流木。从灯塔方向吹过来的贸易风,摇曳着蓝桉树的梢头,沙沙作响。

  节选自《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

以上正文预览由
SOSO新闻
提供,原文地址:http://roll.sohu.com/20130430/n374454691.shtml

如果本站发布的任何文字存在侵害您版权的事宜,请联系站长 webmaster@cunshang.net 协调删除。

面对压力我们该如何释放(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